第173章 贼势嚣嚣

作者:老白牛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10571/32389780.html
文章摘要:第173章 贼势嚣嚣,一雷二闪不定期抓破脸皮,无芳草简章进帐单。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续南明最新章节!

    “轰轰……”

    蹄声滚滚,百姓惊慌哭叫,四散奔逃,雷鸣般的蹄声越近,最后似乎潮水般的马队蔓延过来。

    “踏踏……”

    不知多少马蹄踏在夯土浮尘上,激起滚滚大片尘土,内中马队浪潮就如铁流奔涌,再混着人马呼吸喷出的无数白气,若风雨骤至,给人以惊心动魄,无法阻挡的感觉。

    他们不知有多少,蹄声便若天边逼来的惊雷,最后响彻一片。

    蹄音中,似乎官道的路面都要被尘土掩盖,然后那尘土中,就若隐若现无数的旗帜,有“闯”、“罗”等大旗,有“李”、“袁”、“王”、“杨”等将旗,招摇大片。

    马上骑士,个个彪悍凌厉,内“闯”、“李”、“袁”旗下多是蓝衣马贼,那“袁”、“王”、“杨”等旗下多是红衣马贼,但无一例外的,皆是身披斗篷,头戴毡帽或是裹着头巾。

    他们马术娴熟,跃马如飞,最次的,也可以熟练的野外骑乘,大部分人则达到骑马劈斩的马术第三阶段。

    有些精骑穿着棉甲,携带马弓,可能还会骑射。

    他们汹涌而来,各人策马狂奔,不时还高声的怪啸厉叫,官道上的百姓哭叫一片,一些躲闪不及者,就那样被撞翻马下,然后腾腾的马蹄踏过,后面汹涌的马队又随之踏来。

    那些被撞翻者,不分男女老幼,就在官道上被踏成血肉模糊的一堆一堆东西。

    “流贼来了。”

    “流贼来了……”

    无数的百姓哭叫,官道上惊恐一片,很多人甚至锅碗铺盖都来不及挑,就拖儿带女,带着家小拼命的往官道下逃去。

    那大队人马还在奔腾,马不停蹄,直奔过百善驿路段,杀气腾腾,往宿州方向奔去。

    但流贼群中,却不时分出一些小股的游骑追杀。

    那“闯”字大旗下,“李”、“袁”等将旗边,还传出一个年轻的,冷酷的命令声音:

    “消息不能走漏,一路上的百姓,能裹胁的全部裹胁,不能裹胁的全部斩杀,驴球子,一个都不能放过。让马队继续进行,趁其不备,直取宿州!”

    官道尘土无尽,地面一直在剧烈抖动不停,至少数千骑的马队汹涌而过,远远的,又有大片大片的步卒列队而来。

    他们弓箭刀盾长矛火器,虽没有那些马贼精锐,但身上一样带着浓烈的杀气。

    他们的队伍中,还携带有一些火炮,虽然都是小铳狼机,最多打一斤重的弹丸,但也是火炮。

    然后步卒之后,又是浩浩荡荡的饥民队伍,赶着牛骡车马,肩挑人扛,如潮般带着辎重而行。

    他们神情麻木,只是蹒跚跟着,不时官道两侧的小道,还有陆陆续续的百姓被驱赶过来,带着无奈,成为被裹胁的一员。

    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生死由不得他们。

    而在官道后方两侧,又有众多呼啸奔腾的马队,哨探巡徼,防止有人落草。

    逃者无论什么理由,最后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磔之。

    这些马队,还负有收罗裹胁百姓的任务,如百善驿这边的百姓逃散后,就有众多马队就追逐而去,或杀或胁。

    然后不久后,大部分逃散的百姓被捉拿驱赶而来,汇入后方裹胁的民众中。

    也有百姓不愿从贼的,就毫不留情的被当场杀死。

    一片小道荒草前,一个穿着褴褛棉祅,腰间勒着草绳的男子双目无神望天,他口鼻不断流出鲜血,身上刀矛创口屡屡,一样鲜血淋漓而流,他已离死不远。

    只是顽强的生命力让他身体不时抽搐,还未断下最后一口气。

    在他旁边草地不远,他的妻子也是扑倒血泊之中,半个脖子都被劈开了,早已气绝身亡。

    却是二人不愿从贼,也知道被裹胁的结果,就是攻城时被强迫驱去挖壕填沟,最后成为沟壑中屡屡尸骨的一员,所以拼命逃跑。

    只是人腿怎么跑得过马腿?

    二人见流贼马队追到,为让自己年幼的子女逃得性命,又勇敢的与六五骑马贼搏斗。

    结果当然不言而喻。

    而他们的子女也一样未逃得生天,仅仅离他十数步距离,男子的两个子女,一男一女两个七八岁的孩童,已经活生生被马踏死,男孩的脑浆都被踏出来了。

    小道上鲜血处处,混合着白色的物体,触目惊心。

    小女孩更惨,被踏成血肉模糊的一堆,内脏肠子什么流了满地。

    残留的小脸上,还带着无比的恐惧与痛楚。

    “你妈妈个毛,敢抗拒义军,就是死!”

    几骑流贼骂骂咧咧的离开,男子的双目仍然圆睁着,子女临死前凄惨的叫声尤在耳边,他眼中缓缓流出血泪。

    自己只是想带一家人活命啊。

    他想起逃难时,刚得知流贼攻下鹿邑、亳州的消息,然中间还隔着永城,怎么就突然出现在宿州境内?

    早知道,自己就带一家大小早逃了。

    气绝之时,男子的心中仍然无比的悔恨。

    “盖贼杀人,以豆实其腹,与马食之,马大肥捷,一昼夜行叁百里,如欲破远城,则近城过而不攻,及远城既破,始旋兵以取近城。盖远者谓近贼之城尚未报破,必不越之而来,往往不为备;近者又谓贼众已过,可不严守。所以贼每乘人不意,而两取之,计亦狡矣!”

    官道上仍然烟尘滚滚,取宿州、灵璧的流寇队伍,前不见头,后不见尾。

    而东进队伍显然不止一只,又有大股的流寇马步,顺涡水而下,取蒙城、怀远、五河等地。

    到处都是狼烟,到处都是哭叫,尸骸屡屡,卧于荒野。

    崇祯十五年二月十七日,李、罗联军破襄城,三边总督汪乔年死。又陷陈州,乘胜犯归德,七日而下。遂纵兵四出,西平、上蔡、遂平、鹿邑、亳州、霍丘、灵璧皆陷。

    甚至还渡过淮河,攻陷南岸的盱眙城。

    本月,清军又于十八日攻下松山,宁远劲旅尽丧。

    外有鞑虏,内有流贼,大明内忧外患,风雨飘扬。

    ……

    崇祯十五年二月初六日,杨河亲自组织春耕仪式,在新安庄边搭建草厂,内设皇天后土牌位,杨河并不是无神论者,他信仰的是儒释道汉学,他相信世间是有神灵英烈的。

    否则如何解释他莫名其妙到了大明朝?

    当日不但耕田队,便是庄民都倾巢而出,跟着从邳州城请来的戏班,一路吹吹打打,兴高采烈,抬着纸扎的春牛、犁具等,一路抛撒米麦、黄豆,抛到纸扎的耕牛上,企盼新的一年五谷丰登。

    沿着庄子转了一圈,纸扎的春牛等抬到草厂后,杨河领头三伏三拜,香火祀奠皇天后土牌位,许下祈愿,再亲自扶犁,演试用牛犁田,表示春耕开始。

    众庄民齐唱:“秋耕深,春耕浅。春耕如翻饼,秋耕如掘井。春耕深一寸,可顶一遍粪。春耕春耕不肯忙,秋后脸饿黄。耕好耙好,光长庄稼不长草。庄稼不认爹和娘,精耕细作多打粮……”

    杨河下令大吃一顿,然后这天后,新安庄就开始紧张的春耕开垦事宜。

    现耕田队五百多人,分两组,一组照料新安庄这边的高梁地,九千六百亩,夏时就可收获了。

    看这庄稼地势头,到时估计约有七千石的收入。

    然后余下移屯焦山庄,继续开垦土地,兴修水利,烧荒、平整,排水洗盐,还运大量的石灰搅拌,平衡酸碱,杀死虫子。

    水利队的工程也紧急跟上,挖修引水排水的沟渠,浇灌田地的水塘,白马湖边的圩墙也修建引水的涵洞。

    崇祯十二、十三、十四三年奇旱后,今年开春,雨水还是多的,白马湖这边的水量,足以灌溉周边所有新开垦的田地了。

    各工队也要赶时间,因为差不多到农历的五月中,就是水稻栽种的关键,然后农历八月九月,寒露前后,也是冬小麦播种的最佳时期。

    当然,五月中能不能种水稻,也要看介时磷肥处理得如何,否则,就当肥田吧,一般土地开垦第一年都算生地,庄稼收获量都非常感人,杨河也不会把希望都寄托在这边。

    目前他买粮还是有渠道的,田地有没有收获,他还不是那么急迫。

    路工队这边,也继续兴修道路,石料不足,就先设路基,取土筑夯土路,差不多四米宽的道路,加上排水沟,若五百人的工队,修筑一里夯土路基,大概需要三四天左右。

    从焦山庄到新安庄,到集市三十多里路,大概就需要三个多月。

    路基筑好就便利了,介时石料足了,再铺上碎石与青石板。

    一条青石板路,总工期大概半年左右可以完成。

    没有意外的话,这条路,也是杨河治下不多的一级公路。

    以后要修路,基本都是二级公路,碎石路了。

    新安庄进入蓬勃发展阶段,特别大兴土木,众庄民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虽然按这架式,库存的十万两银,一万石粮,都撘进了基本的预算中,但众庄民都不忧虑。

    他们都相信杨相公会解决来年的钱粮问题,便如逃难路上,众人从无到有积蓄粮米银两,到达新安庄后,银子也是几万两,几万两的缴获,钱花完了,杨相公肯定有办法的。

    而且杨相公也不是乱花钱,而是实实在在的经营,一切都是为了庄民来年过更好的日子,出行生活更便利。

    没有人天生就喜欢走烂泥路,有青石板大道走,何乐而不为呢?以后的新安庄子,也将成为桃源之地,让自己家园更美好,众人没什么不放心的。

    老实说,这一代的庄民都是满怀感恩之情,他们一路逃难,从死人堆中爬出来,有口吃的,就住的地方,就心满意足了。

    他们多数人还亲眼目睹过杨河的种种神威,杨相公星宿下凡,无所不能的形象可谓在众人心中铭心刻骨,越是高层,这种印象越深刻,所以此时杨河权威极重,在众庄民中可谓说一不二。

    他设定的制度也很合理,虽然包吃住,吃食堂,但并不是懒人勤快人一样待遇,也有等级阶梯,有赏罚制度,让人看到往上爬——不对,是上升的空间途径。

    所以此时的新安庄民,积极乐观,充满了蓬勃生机。

    所有人都在努力干活,让自己生活更美好,让自己家园更安全。

    ……

    新安庄进入繁忙发展阶段,各项农工杂事有手下料理,杨河这段时间则亲抓训练。

    二月的整个月间,他还将队兵们拉到野外去演练多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