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铲除1

作者:老白牛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10571/33370454.html
文章摘要:第198章 铲除1,消炎片大仇大干,刻录机佛口蛇心白塔寺。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续南明最新章节!

    “相公。”

    “相公……”

    杨河等人在壕沟土墙周边巡看,他的部下看到他,都是不断招呼施礼。

    依这城上城下防线安排,韩大侠领二总铳兵居圩墙上,还有中军部旗手护卫等人。以杨大臣指挥一总的铳兵,居第一道土墙后,然后一二总副把总韩官儿、罗显爵指挥两总的杀手队兵,居两翼。

    掷弹队、哨探队、骑兵队也会布置这边,躲在第二道土墙后,伺机出动。

    巡防这段时间,还以中军官张松涛整体协调,汇成事宜,向杨河汇报。

    此时无事,杨大臣等军官都是靠着墙,个个蹲着,聚成一堆,听回来不久的九爷钱仲勇闲侃,不时发出阵阵笑声。

    说实在,众军官都很喜欢与九爷坐着吹牛,九爷走南闯北,阅历非富,特别很有说书的潜质,抑扬顿挫的,非常吸引人。

    此时九爷叼着烟斗,似乎正说他“通州十二骑”的往事,听者无不发出阵阵的惊叹,杨河还听到韩官儿好奇的声音:“……听九爷这样说,那鞑子真比流贼强吗?”

    九爷道:“确实不能比,那些鞑子,步射都用十力弓。骑射也用六到八力弓,个个非常凶悍。他们还有重甲,有些鞑子的甲还厚三层,最外层是铁甲,里层是镶铁棉甲,最里层是锁子甲,全重七八十斤。”

    张松涛惊叹道:“某有读沈周的《用志边军劳苦》,里面说,国初口外从军,那些外军个个身挟战具八十斤。因为太辛劳,现在边军铠甲只三四十斤重,想不到却鞑子用上了。”

    罗显爵也惊道:“这么厚的甲,看来只能用炮打了。”

    还有不远处,杨千总上身包得象木乃伊,却是在军营待不住,出来闲逛。

    此时他正对着练总府的廖爷,邹爷,熊爷吹嘘:“……那流贼一下冲来,一斧头就劈在俺的铁甲上。俺是大怒啊,就揪住那贼的斗篷,将他一拎,你们猜怎么着?”

    他洋洋得意道:“那贼被俺拎转了身体,正巧一个流贼一棒砸来,就砸在那贼的头上,脑汁砸出来,豆腐花似的……你们吃过豆腐脑吧,就是那样子……”

    三个皂隶都想呕吐,却发出一阵阵捧场的惊叹,眼中有着崇拜的目光。

    看周边轻松的氛围,杨河笑了笑,放在别处,这种氛围叫松弛,但放在这里,自然就是信心的体现,说明他的麾下,对可能会到来的流贼不以为意。

    知县高岐凤等人看着,也是心下一松,睢宁余处三门都是一片紧张的样子,从官到民,个个心神紧绷,这里却这么轻松写意,果然是野外能大败流贼的人。

    杨河巡视过来,众军官看到自然都是跟从,这边防线基本已架设好,只余第一道土墙前的壕沟还有部分未完成。杨河转了一圈,看众队兵三五成群,靠坐着墙边,个个擦拭手上的兵器,欢声笑语的。

    还有李如婉扛着板斧,钱三娘扛着狼牙棒,二女靠在一段土墙后,似乎正在说悄悄话。

    李如婉的声音:“……三娘,看看这雀钗,这么精致,买来才二两银子,你也去买一根。”

    钱三娘声音:“要二两银子,太贵了。”

    李如婉声音:“二两银子算什么,你现在是有钱人。”

    钱三娘声音:“有钱不能乱花,要攒起来……”

    转到壕沟边,攒典廉方正正指挥众多的壮丁忙碌,挖土担土,众多的人群来来往往。这些壮丁,他们人数是余者三门的倍数,显然挖壕垒墙,工程繁重,需要人多,也非常辛苦。

    好在这边的待遇不错,却是杨河自己掏腰包,干活的青壮,每人每天有工钱五十文,可以吃饱饭,还有一餐的马肉吃,两餐的肉汤喝,因此虽然劳累,但壮丁们个个兴高采烈。

    这边的工程防务,杨河设计后,也交给廉方正主理,辎重队配合。

    毕竟廉方正曾是工房的典吏,在工程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这种“v”形的壕沟,梯形的防炮土墙,涉及到很复杂的数学知识,辎重队现在还没有能力主理。

    看廉方正指挥着,一身的泥,杨河上前说道:“老廉,怎么样?”

    廉方正看到杨河等人,他首先给杨河施礼,又给知县高岐凤等人施礼,一板一眼过后,才郑重回道:“大人放心,矮墙壕沟防务,今日就可尽数完成。”

    他看了杨河一眼,又忍不住道:“大人掏出私囊,民夫们都很卖力。只是这终非正道,大人还是应该多与县尊他们商议,拨出县库粮米,勿要公私不分才是。”

    知县高岐凤转开头,典史魏崑岗露出兴灾乐祸的神情,这刺头拨到练总署,这姓杨的有得受了。

    杨大臣张了张嘴,很想上去教训廉方正的样子,只是这种文版的韩大侠,他见了也是头痛。

    九爷叼着烟斗看着,说实在廉方正有些方面他还是佩服的,只是这不知场合,不懂油滑,恐怕再有才能,日子也不好过啊。

    杨河不动声色,摆摆手,让他走远些,他继续巡视,踏着杂草绕整条防线走一圈。

    他更离得远些,从远处眺望城池,平坦的旷野中,一人多高,连绵二百步的土墙就这样挡在圩门前五十步,除了五个缺口,根本看不到内中是什么。

    而且缺口后方十几步,一样有土墙挡着,将圩门都遮住了。

    再看墙上,所有的垛口也遮住,只余土墙两端的圩墙上方,左右各两架,共四架的悬楼比较显眼。

    这边的悬楼较多,也大,每架广可跨五垛,每楼可躲藏十几人,外壁粗大的原木叠三层,不惧火炮。

    众人都跟着杨河看,特别高岐凤等人,看眼前的土墙壕沟,不论近看远看,都看不到墙后情形,但己方却可窥探打射,都是啧啧称奇,大开眼界。

    众官赞叹,队官中罗显爵更高兴的道:“有了这土墙,我们躲在墙后,流贼来就来,拉来火炮也不怕。他们若从两翼攻来,他们的炮更对我们无用。”

    杨大臣也自豪,咧着嘴笑道:“只需不要旷野中与敌对阵,我们的铳阵盾阵就是无敌的!”

    韩官儿突然道:“若在旷野遇到呢?特别对手有火器的时候?”

    杨大臣哑然。

    众队官不由争论,真遇到该怎么办,杨河也是皱眉,目前他的火器少,所以都是铳兵摆在正面,盾矛兵摆在两翼。

    特别他的重盾长矛阵,借鉴的是秦汉,春秋战国时期的重盾阵,只将长戈换成长矛罢了。

    这种重盾阵正面无敌,然怕敌手攻击两翼,特别有笨拙,移动迟缓等毛病,所以慢慢败给了相对灵活的刀盾阵。

    放在西方,一样是笨拙迟缓的马其顿方阵败给相对灵活的罗马方阵,笨拙的西班牙方阵败给机动性较强的古斯塔夫横队。

    特别现在是冷热兵器交替时代,重盾再强,遇到火器也是无用,毕竟鸟铳百步就可以打透六十六毫米厚的木板皮革。

    流贼中投降的官兵多,他们中的火器手可不少,如果对方拉来火炮,那更是靶子中的靶子。

    目前守城,暂时无忧,但韩官儿说的问题也存在,若旷野中与敌对阵,确实要想想怎么办。

    ……

    接连几日,睢宁城都在备战,防止流贼可能的大部报复。

    东门、南门外的关厢居民已全部撤回城内,安置在城墙与圩墙之间撘建的窝铺内,城外较小的集寨也有百姓逃入城内,一些空置的庙宇住满人,但大的集寨基本不为所动,如官山集,大李集,凌城集等等。

    这些集寨,圩墙之深厚一点不会差过睢宁县城,弓箭,火枪,火炮具备,地势防务又如以前见过的永安集,集外面全部布满一个个大水坑,水坑里面埋满尖锐木刺竹刺,路面就在各水坑之间盘旋。

    这种防务,人多势众一点派不上用场,集内居民更是同族同姓,万众一心,极为不好攻打。

    流贼兴起后,一般也是攻打县城,州城,府城,对这种地方势力仅仅是胁迫,让他们缴一点粮,不动根骨。

    一般没意外的话,这些豪强可以挺过一个又一个朝代,改朝换代,对他们影响不大。

    这些土豪对外界也非常冷漠,前些时间,杨河麾下哨探,路过这些圩集想进去歇息都不许,只送一点粮米出来就罢。

    这些时间睢宁城还陆续收留一些难民,特别灵璧县的百姓较多。依他们说的,灵璧已经陷落,灵璧知县唐良锐战死,流贼将县城收刮一空后,就将城墙四面全部夷为平地。

    这也是流寇中俗称的“铲城”,美其名曰防止官兵再次占据,只是眼下匪贼多如牛毛,城墙被毁,就算有一些幸存的居民,他们又如何生存?

    不出意外的,那处也会成为大明无数废墟中的一个,唯有满街的残砖断瓦,鬼火荒草。

    从难民口中得到的消息,依然有许多流贼在攻打宿州城池,依早前计划,这些逃来睢宁难民,杨河也将他们收容在睢河的北岸,待战事结束后,再仔细甄别,送过黄河。

    那边的收容窝铺越来越大,由一些新安庄民看守,还调来的一些弓兵维持秩序,让杨河安慰的是,北岸一直太平无事,各项生产,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各类防务,各项事宜都进展很顺利,不过杨河认为,还有一处隐患必须铲除。

    ……

    三月八日,北街。

    街上来往都是匆匆的人群,偶尔一些车辆而过,带起一些尘土。

    孙四姐盛装打扮,脸上带着坚决,不顾此时正是生意好的时候,商请走客人,关好自己的小茶馆,只往西街练总府而去。

    孙四姐是本地高作集人,原名孙念惠,当然,因为排行第四,早前一般人称孙四娘,不过她早嫁人,现在又有二十多岁,依习俗外人多称她孙四姐。

    孙四姐十六岁嫁人,便是当时这茶馆主人的儿子吕天禄,外人称之吕三郎,成亲后称吕三哥。

    孙四姐与吕三哥的结合颇符合诗文小说中的情节,却是某日吕三哥无聊,出门踏青,正巧遇到挑水的孙四姐,二人就一见钟情。

    回去后吕三哥念念不忘,他爹于是打听,很快又快速的说媒下聘,毕竟他三个儿子只夭折剩吕三哥一个,一向疼爱。打听结果,女方又是老实本份的农家人,年在二八,也非常合适。

    孙四姐家里没什么不答应的,毕竟男方家在城里,还有一家茶馆,女儿嫁过去后,也可以过上好日子。

    于是当年二人就成亲了,孙四姐是个传统贤惠的女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吕三哥后,兢兢业业,帮着丈夫与公公操持茶馆生意,虽没有大富,日子也过得平静。

    第二年,她还生下一个儿子,第三年,又生下一个女儿,小家庭内充满欢笑。

    就这样忽忽过了几年,儿子快六岁,女儿快五岁,就在小两口琢磨着将儿子送入哪家私塾开蒙的时始,灾难降临了。

    某日儿子在街边玩耍,然后转过一条小巷,就那样在孙四姐视线中没了,如晴天霹雳,这个小家庭立时陷入崩溃的边缘,为了寻找儿子,也不知耗费了多少财帛。

    还是街坊密语,可能是城内骗行所为,他们经常连同外地丐帮,一个寻找瞄准目标,一个行动,以果饼内置药,诱骗孩童食之,幼儿幼女哑不能言,就被抱之去。

    孙四姐的儿子眉清目秀,这样的目标,是那些骗行们最喜欢的。

    孙四姐一家半信半疑,继续寻找儿子,某日,有乡邻从淮安府城回来,告知在淮安谯楼一片,他似乎有看到孙四姐的儿子,只是手脚都断折了,在地上爬行乞讨,惨不忍睹。

    因为周边有青皮地棍暗守,他也不敢询问行动,只是回来告知消息。

    孙四姐一家顾不得茶馆生意,全家赶往淮安府城,没在乡邻说明的地点看到,不过使了银钱后,周边有商家吞吞吐吐告知,确实有在附近看到这个可怜的孩童。

    这类残疾的孩童还不止一个两个,个个都是眉清目秀,因为这样的反差,才更能引人怜悯,乞讨得更多的银钱。

    孙四姐当时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她可怜的孩子,是那样的乖,结果却遭遇这样的悲惨苦楚。

    而经过这两年的寻找,一家人也怀疑上城内的骗行,很多证据可以表明,城内一些男童女童的失踪,都跟他们脱离不了关系。

    回到睢宁后,吕父一纸将骗行一些人告上县衙,结果更是噩梦的开始。

    这些市井青皮地棍势力,哪个没有后台?结果吕父被定为诬告,暴病于县狱中,下葬时,全身青紫,没有一处完好。

    又仅仅一个月后,吕三哥在街头被几个泼皮殴打,特别以棒椎击于胸肋间,当时吕三哥还没事,只是不久后,就开始呕血,一直痛苦哀嚎了三个月,最后吐血而亡。

    街坊告知,这可能是城内打行所为,他们跟那些骗行都是一伙的。

    然后吕三哥刚下葬不久,她的女儿又不见了……

    又几年过去了,这些年,孙四姐以泪洗面,顽强的生活着,她今年二十七岁,但看上去,衰老就象四十岁。

    似乎有什么人指令,没人打她茶馆的主意,但每月总有地棍青皮上门,吆喝打骂,还拿走她每月辛苦经营的大部分血汗钱。

    甚至孙四姐的身子都被这些人玷污玩弄,但她忍了下来,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报这血海深仇。

    一年一年,终于,机会来了。

    昨日有贵人上门,暗中指点她,言明该如何如何,就可以报她的血海深仇。

    想起那张温暖和善的年轻脸容,孙四姐心中涌起坚定,她之所以活到现在,就是为了看到仇人死于非命那一天,她要为她的儿子,她的女儿,她的夫君,她的公公讨回公道。

    为了这一天,便是刀剑加颈,斧钺临身,她也不惧!

    她往西街练总府而去,步伐坚定,柔弱苍白的脸上只是平静,一些乡邻看到她,都是投来惊讶的目光。

    一切的招呼耳闻,孙四姐皆如春风过耳,她只是走着,不知不觉,她就到了西街,然后耳边响起几个叫唤声。

    “喂,孙四姐,你上哪去,茶馆生意不做了?”

    “唉,怎么不回话,老子问你呢?”

    却是三个地棍看到她,吆喝叫骂起来,看孙四姐不理,三人眼中更是浮起凶光,脸上就是戾气。

    孙四姐猛的站住,她忽然指向三个地棍,嘴角露出无比切齿的神情,声嘶力竭的大声叫骂:“你们三个腌脏货,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们报应到了!”

    周边人都是看来,三个地棍脸色更是一变,还未等他们跳起来,前方铁甲一片锵锵声音,却是练总府杨大人,随同他的铁甲护卫出门而来。

    然后就见孙四姐扑过去,卟嗵一声,就是跪倒大街上,一声凄厉的喊叫就是响彻云霄。

    “冤枉!”

    孙四姐膝行而进,凄厉的喊叫:“冤枉!”

    她声音惨烈之极,尤如杜鹃啼血,让人动容。

    一时间西街来往的人,都是看向她,不计其数的人围过来看。

    孙四姐膝行着,一步一步在街上挪动,便是裤裙磨破,鲜血涌出亦不顾。

    “冤枉!”

    孙四姐大声喊叫着,内中的凄凉,强烈到了极致。

    看她一步步挪去,一步一喊叫,三个地棍却突觉全身寒毛涑栗。

    一股难以形容的惊恐就浮现心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百度 香港赛马会官网 北京十一选五奖结果
吉林时时彩 上海快3走势 黑龙江11选5单双 彩票开奖代码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双色球玩法 河南快3官网 五分彩开奖皇恩娱乐 利信娱乐最新登陆网址 中国青海快三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十二走势图 35选7走势图 福建体育彩票22选5开奖号码 天津快乐十分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