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定睢宁事1

作者:老白牛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10571/34570271.html
文章摘要:第226章 定睢宁事1,理屈词穷河南网通卷曲,老子而其迎刃冰解。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续南明最新章节!

    议事堂内,军官两边端坐,个个冬毡斗篷,意气飞扬。

    他们还别着佩刀,飞扬中,就有残酷与锐气。

    各人气质,已经越来越转化为职业军官。

    此时堂中只原一二总把总,副把总,还有中军部各官,众人把总坐在前排,副把总,队副坐在后排。

    九爷也坐在前排,就在杨大臣对面,他身后钱三娘、钱礼魁坐着,亦是安静倾听。

    杨河坐在正首大椅上,面前一张大案,他身侧张松涛拿着文书大声宣讲,还有陈仇敖如标枪似的挺立。

    相比众人皆是卸甲,他依然着厚厚涂了红漆的铁甲,八瓣帽儿铁尖盔,大红的粗毡斗篷,领围上厚实的羊毛,然后背着皮盾,按着长刀,背着标枪袋,内有五根标枪。

    作为护卫队长,陈仇敖忠实护卫着杨河安全,每日都不放松,身披厚实的甲胄,早已习以为常。

    他酷酷站着,冷酷小哥的气质显露无疑,听那边张松涛继续宣讲,宣读扩军后杨相公对各总队人事的安排。

    “也仍以李家乐为医护队队长,享受总级待遇,兵力五十五人。”

    李家乐坐在崔禄下首,闻听自己的名字,他一喜,但依然沉稳坐着。

    这个瘦弱灵动的年轻人气质也养出来了,这就是居移气,养移体。

    最后是护卫队,兼任军法突击队扩为一百人,也仍以陈仇敖为队长,享受总级待遇,以王大义,雷雳为队副。同时将张出敬也调入护卫队,担任队副之一。

    种种计算,杨河扩军后,暂时兵力约在二千一百人上下。

    又一次扩军,需要各级军官众多,除中军各队变动不大,战兵六总,需要六个把总,还需要十二个副把总,二十四个队长,四十八个队副,又一大批人要升职了。

    很多人甚至升了又升。

    如二总一队的队长虎蹲炮,刚代马祥职,又会升为二总的副把总之一。

    原二总一队第一队副管枫,也会正式任为队长,不过不会留在二总内。

    呼延晟同样如此,也会任为队长,转调别总,或许在四总,或许在五总。

    暂时杨河敲定了各把总,还有部分副把总,队长的任命人选,余下的人,他打算让兵务堂任命推荐。

    按他赞画堂、议事堂的架构人事安排,各堂的总管与主管,各总的把总与队长,任命权都在他手中,但摊子铺大了,事无巨细,他就感觉过于劳累,打算放权。

    杨河决定,以后除一些有记忆的,功勋卓著的人员,不但队长,便是副把总级别的军官,都由兵务堂任命。

    同时各总把总,对麾下副把总,队长的任命人选,也会有一些推荐权,防止重要人才的遗失。

    他思忖着,在张松涛宣读完毕,便道:“暂时各总把总,中军各队长便如此安排。余下未定的副把总,各队长队副,甲长伍长,兵务堂尽快敲定,扩军后的框架与军官骨干先定下来,兵员再慢慢补充。”

    韩大侠乃是兵务堂总管,闻言一愣:“队长级的军官,不是由杨相公亲自决定吗?”

    杨河道:“摊子铺大了,你们各堂的担子,也要慢慢加上去。”

    韩大侠郑重道:“人事乃重权,特别副把总,队长,更为军中骨干,每个人选都要慎之又慎。这权力放下来,兵务堂权就重了,不若还是按原来样子。”

    杨河道:“事情哪有一成不变的?团体在发展,我的事越多,你们的事肯定也越多。权力职务也是如此,你们都要有心理准备,随时准备为我新安庄分忧解劳。”

    堂内各人都是看来,对韩大侠颇有羡慕,杨相公一句话,兵务堂权力更大了。

    同时众人精神一振,看得出来杨相公是个不揽权的人,随着杨相公说的团体在发展,众人皆水涨船高,只要有能力,谁都可以上位,这是个好消息。

    九爷眼中有着诧异与沉思,他在镖局诸事都是一手抓,恨不得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杨相公就对部下这么放心?

    权力毫不犹豫下放下来?

    想想新安庄诸事确实运转良好,便是前来睢宁,北岸那边事务也是井井有条,这内中有端倪。

    韩大侠却还想劝谏,杨相公给他兵务堂加担子,这是对他们信任的表现,让他激动。

    但他觉得,人事重权,还是由杨相公决定大部为好,请杨相公三思。

    杨河有些头痛:“让你干,你就干……你这老韩,是怎么搞的?”

    他有些不悦:“什么事都要我干,要你兵务堂做什么?”

    罗显爵有些着急,他乃是兵务堂副总管之一,听得兵务堂权力上升,他心中喜悦,正想歌功颂德一番,却不料总管韩大侠嫌权重,心下抱怨,这老韩,真不会说话。

    杨千总也是兵务堂副总管之一,更兼任武选房的主管,他一样是官迷,见状也是着急,不满的看了韩大侠一眼。

    杨河摆手让韩大侠闭嘴,心下有些不喜,不过不喜归不喜,活还是要他干。

    同时韩大侠担忧他当然知道,眼下摊子还小,但慢慢的,监督各部的监察部门也会设置。

    事情就这样决定,余下未定的副把总,各队长队副,甲长伍长,由兵务堂尽快敲定报上,扩军后的军官框架都定下来。

    这也是新安军致胜的秘诀之一,有一大批优秀的骨干军官,配合先进合理的制度,就算不会大胜,也不会大败。

    军官定后,他们还会进入讲武堂培训沉淀一段时间,学习军律兵法,战术战略。

    这当官与当兵不同,不是遵守军律,奋勇杀敌就行,眼光已从个人扩展到更高局面,也背负更多的责任。

    便如队长,手下已有五十多条兄弟性命,个个都是鲜活的生命。

    把总更不得了,麾下两百多个兄弟,他们不是独善其身就行,必须有领导能力。

    不过军官们要掌握操典教材,旗号旌鼓,各样军律训练更要熟记于心,对文化知识的要求比较高,现在他麾下,基本可识字一千五百字,会一些简单计算的人还是少。

    看来脱盲班要加紧,到下半年,若无识字一千五百字的军官们,前面皆是代字,不能转为正职。

    什么时候脱盲,什么时候才成为正经正式的军官。

    最后杨河道:“眼下讲武堂有副山长一,远远不足,再增张松涛为副山长。”

    众人又看向张松涛,这家伙,半路出家,只因是读书人,就被任为统计所主管,任一段时间的中军官,又转任一总之职。

    现在又成为讲武堂副山长,看来读书人就是占便宜。

    ……

    众人又商议一些军伍细节,如各队原有旗,但汇集各方意见,各队旗还是改为背旗,就插在队长的身后。

    一个竹筒,背旗就插在上面。

    然后各队原有队长一人,队副二人,旗手与护旗手,便火器队这五人皆为翼虎铳手,也就是张出敬使用的那类三眼火绳枪。杀手队为刀盾手,增强火力与战力。

    不过中军各队倒皆设旗帜,旗与把总旗一样大,五十五人编制的,旗手一,护旗手一。

    二百三十人编制的,一样旗手一,金鼓手一,护卫五,护卫兼任传令兵,有时甚至哨探。

    但骑兵队金鼓手改为号手,曾有遇哨探队除了哨探,还会兼任神射手。

    以后他们骑兵队,哨探队,都会使用部分的三眼燧发翼虎铳,可马上使用,射程比三眼燧发手铳远一些。

    他们还会用部分火箭,等于马上可以开十力,甚至十二力强弓,还不需臂力。

    零零碎碎,众人皆是议定,让杨河烦恼的是骑兵队,哨探队兵额不好充盈,这些基本需要精骑,然精骑太难得。

    他现在缴获马匹不少,光战马就有五百多匹,然骑兵太难以获取。

    依他与九爷商定的“骑兵操典”六步曲,马场骑术、野外骑乘、骑马劈斩、骑马射击、骑马超越障碍、战阵配合这六大项,光光前三项,就需要一两年时间。

    暂时杨河打算所有队兵轮流进行马术训练,从第一步马场骑术开始,细分三步训练,平地、骑墙、上马。

    让他们在马场做骑马蹲裆状,大腿内侧夹半桶水或几块砖,夹力训练出来再骑墙头,继续训练夹力,平衡能力,最后上马。

    这样训练两个月,再让各人学野外骑乘,内中有好苗子,选入骑兵队等。

    不过杨河认为兵源补充仍很困难,会马上劈砍,才能称骑兵,否则骑术再好,也只是马兵。

    以流寇马队之多,他们中的精骑比例都很少,更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

    如此说来,他的骑兵队空有兵额数百,未来一直只有四五十骑,这成何体统?

    念及九爷交游广阔,这方面要让他想想办法。

    不过杨河也定下标准,要有底线,良知未泯的骑士方可加入。

    丧心病狂,靠打家劫舍过日子的马贼加入,只会带坏了他的士兵。

    最后杨河交待韩大侠,他驻守睢宁,除维持治安,安靖地方,最重要的,就是剿灭九顶山等丛山的匪贼毛贼,以后从城西过去几十里的土地,他全部要了。

    因水灾匪患,这一片几十里地都成废墟荒野,正好占下,以后慢慢设立村寨庄园。

    ……

    众军官意气飞扬散去,杨河在议事堂内慢慢踱步,各方消息传来,他估计自己任邳州练总的时间不远。

    虽决定身兼睢宁练总之职,但未来时光,他精力会放在北岸,甚至为迎接年底的清军入寇,他会布局海州、沭阳那一片,睢宁这个地方,恐怕没什么时间来了。

    又或许,几个月后会来一次……

    他想起一段史料,便是张献忠、革左等可能侵犯睢宁的事:“四月初三日壬寅,张献忠陷舒城。四月下,张献忠合回、革连营趋颍州,以报寿州之役,参将李栩侦知之,分布步兵伏城东南二十里。栩以骑兵迎击,战于城南樊家店。伏兵绕其后,奋击败之,斩首千余。贼退,东掠数县而渡淮。崇祯十五年五月十九日,张献忠克庐州。”

    可能四月下,五月初他会来一次睢宁,依他兵力两千,若张献忠等真的侵犯睢宁,他应该可以在野外将他们打退。

    眼下是三月十五日,若有此事,还会有一段时间,北岸诸事繁多,还是早日回去为好。

    不过睢宁这边的事要定了,一些事情,他还要与知县高岐凤等人好好商议。

    ……

    蹄声杂沓,路上又有烂泥,杨河皱眉,这个路,还是要尽快修一修。

    不过走在街道上,往县衙去,可以明显看到,街上百姓的精气神都好了许多。

    两次大捷,又清扫了青皮地棍恶役,百姓们头上大山搬除,加之睢宁县很快要大兴土木,还是雇佣民工,需要极庞大的人力干活,可说城内人人都有活干,会有饭吃。

    有了盼头希望,这精气神不好也好了。

    看到杨河一行人过来,铁甲锵锵,长刀盾牌,众百姓仍是敬畏,但众人眼中都有感激,很多人都拱手作揖,甚至高喊:“多谢杨大人还睢宁城朗朗乾坤,更打败流贼,杨大人公侯万代。”

    “杨大人长命百岁。”沿途所遇百姓,纷纷高叫。

    杨河心中有一股激流涌起,眼眶不由一热,他微笑冲周边百姓拱手。

    陈仇敖等护卫都是自豪,邓门子依然牵马,廖爷,邹爷,熊爷三个皂隶跟着,一样是与有荣焉,昂首挺胸。

    离十字街不远,街道靠北那边,一片荒宅正在翻修,扩大,却是县城的养济院正在修建,准备收养鳏寡孤独与弃婴,然后许多妇女与老人聚着,围着一个小吏,却是准备应募夫役。

    杨河看到孙四姐也在内中,身旁一个有些姿色的白晰妇人。

    邓门子咦了一声:“梅春姐的半掩门不干了?可惜了,她的床弟功夫,可是名闻睢宁。”

    杨河笑骂道:“从良不好吗?暗娼可是一身的病痛。”

    他看了几眼,正要收回目光,那小吏却看到这边,卟嗵一声,就在那边跪下,然后磕头讨好:“小的见过杨大人。”

    杨河对县衙公人大打出手的结果,余下的衙役书吏,对他皆是畏之如虎,所见不是闪避,就是磕头。

    然后那边围着的妇女老人看到,也是纷纷磕头,那孙四姐与梅春姐更是满脸感激,大声道:“多谢杨大人,多谢杨大人。”

    杨河也笑着对她们拱了拱手,心中有喜悦,也有沉重,眼下睢宁地方前所未有太平,这是好事。

    但如何保持,任重道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幸运快艇官方开奖直播 福建时时彩最新88期 快乐十分精确公式 济州岛娱乐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结果
有天津时时彩的平台 新东方学校学费多少 打篮球的好处 银河在线赌场 时时彩拉人拿多少提成
黄大仙一肖中特码 排列5直选组合复式介绍 七星灯 快赢彩票网址多少 半岛娱乐彩票平台
内蒙古时时彩官网平台 易发娱乐官方唯一 加拿大28pc刷流水技巧 特码官网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