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新战阵

作者:老白牛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10571/36716233.html
文章摘要:第272章 新战阵,榆木圪垯政策规定凫趋雀跃,如痴质量好扩写。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统江山续南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续南明最新章节!

    杨河前往训练场,陈仇敖等护卫跟着,又有关刀大汉蒋震、钢叉汉子蒋擎兄弟二人。

    这二兄弟入庄后,一直跟在杨河身边作门神,他们魁梧凶暴,对不明白他们底细的人压迫力还是很大的。

    兄弟二人觉得,跟在杨相公身边很不错,天天都能吃饱饭,就是看向陈仇敖的目光有些畏惧萎缩。

    这段时间,兄弟二人可被陈仇敖操得狠了。

    这陈杀星,不是东西。

    杨河等人从新设的庄东门出,很快就到北山脚下,这边正热火朝天的操练,号令声,喊杀声,火铳声,还有马队腾腾奔腾的马蹄声。

    中军官张出恭,还有把总杨大臣,韩官儿,杨千总,罗显爵,张松涛等人在边督促。骑兵队那边,钱礼魁,钱三娘,李如婉,刘七郎等人也在训练骑阵,教导士卒们马术。

    不过九爷钱仲勇不在,他又去搜寻马队了,韩大侠也不在,他负责睢宁那边的事宜。还有张胆、韩尚亮等人觉得新安庄前景不错,有意留下,就回徐州去招集兄弟了。

    看杨相公过来,各把总中军官忙过来见礼,杨河摆摆手,让他们继续。

    他仔细看训练,夏季到来,他们皆换了夏装,轻柔凉爽的棉布料,士兵们鸳鸯战袄轻薄,此时红色一面露出,又外有一件青色的罩甲衣,齐肩,长至膝,青红交替,露着红色双臂。

    又有红色肩巾,捆着鞓带,还有一顶轻薄的红笠军帽。

    军官们打扮差不多,但鸳鸯战袄青色一面露出,外面罩甲衣则是红色,肩巾为青色。

    因夏天到来,军官士兵皆未罩斗篷。

    还有骑兵哨探队,鸳鸯战袄青色一面露出,外面罩甲衣为灰色,毡帽也是灰色,身上一袭轻薄黑色的斗篷披着。

    总体而言,新安庄的军服颇为美观,色泽合适,最大程度的衬托出将士们的英姿。

    杨河也认为,军容军服军姿很重要,否则那种猥琐的形象,一看就让人倒胃口。

    他看士兵训练,此时各总正铳矛合练,但跟以前颇有不同,不是铳兵单独而出,或是依什么防务土墙作战,而是铳兵站在盾牌的后面。

    就见此时各总皆第一排大盾立着,与第二排大盾隔有数步,然后两排铳兵皆在第一排大盾后面。

    他们两排错开,第一排站在各盾牌空隙间,手中火铳探出,第二排站在持盾兵的后面。

    然后第一排铳兵打完,后退,转到持盾兵后面,蹲下装填子药,第二排铳兵移动,右移到原来铳兵射击的盾牌空隙。

    他们打完,又后退到持盾兵后面装填子药,就这样周而复始,两排轮打。

    却是打献贼归来后,杨河与众军官商议,认为不可能事事不如意,总在设定好的战场与敌搏战,以后可能会有遭遇战什么,在空旷的原野,或是未设好防务的地方作战。

    而且己方也有进攻的时候,也需要适当的改变。

    早前铳兵在未设防的地方作战,野外使用的是盾车,但盾车还是笨重了些,因为使用轮子,对地形要求也高。

    众人最后商议后,决定还是冷兵与铳兵配合,大盾手身背重盾,这盾牌两边都有背带,类双肩包一样背在身上,行动什么还是便利的,很复杂的地形也可以走。

    只要不遇到火器或万人敌之类,这种大盾牌掩护铳兵绰绰有余,就在盾牌空隙间打射,敌人近了他们后退,再掩在第二排大盾牌后面的长矛们上前。

    如此,更提高机动力,便是要进攻,也可以大盾牌举着去,铳兵们掩在后面。逼近到敌人后,又从盾牌空隙间打射,大盾与火枪密切相配合。

    除此,杨河还需要一些更灵活的兵种,所以还有一些士兵在训练鸳鸯阵。

    鸳鸯阵在大明各地很普及,张出恭等人往日在军中,多少有所涉猎,特别刘七郎等人,往日在天雄军,更是耳濡目染,杨河亲手训练几天后,就由他们操练。

    鸳鸯阵形编制自然与此时新安军不同,杨河也选些人编伍,以十二人为一小队,设队长一,伍长二,并依新安军情况作战。

    就是队长侧边指挥,用旗枪,两个伍长为圆牌手,比普通皮盾略大,使用腰刀与标枪。又二人用大镗钯,可格住敌人的兵器,然后刺击。又四人使用长矛,在镗钯手后面掩护与刺击。

    又二人使用火铳,还是用燧发翼虎铳,翼虎铳每杆三个管,二人就相当六杆铳,不论进攻或是防守,威力都非常强大,还远远就可将对面的敌人打倒。

    为更好的战斗,这些翼虎铳手还用铳剑,便是三根铳管最外端的铁箍,内镶一个包铁剑鞘,铳剑就插在剑鞘内,以精铁打制,包了钢,三棱样式,结实耐用还锐利。

    为更好固定铳剑,剑鞘上有两个螺栓,可以将铳剑锁死在上面,使之不会松动。

    平时无事时,翼虎铳手也可以将螺栓拧开,将铳剑取下来,擦拭保养。

    最后一人用大棒,掩护一队的后方,同时也可以保护前方的两个翼虎铳手。

    鸳鸯阵长短结合,矛盾紧密,各兵器明确分工,又为一个整体,犀利非常,当年戚继光不论对战倭寇,或是对战北虏,鸳鸯阵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特别鸳鸯阵阵形灵活变化,可为纵队,可为横队,还可分开,为“五行阵”,为“三才阵”等,基本什么地形都能作战,甚至巷战时都非常犀利。

    杨河打算以后每总都配备八个小队的鸳鸯阵兵,为九十六人,再设一个百总,依“看不见师”制度,多多培养军官,再设两个副百总,最后一个传令兵兼护卫,共一百人。

    他们防护各总阵两翼,还可进攻,或为散兵等等。

    不过杨河暂时挑选一些老兵训练百人,介时剿灭青山残贼就跟着去作战。

    这些人也暂属中军,由张出敬担任百总。

    杨河看着步卒们操练,此时训练场上满是战场的气氛。

    之所以称“战场”,是因为铳兵们在一阵阵轰射,对面数十步外,则有人射来阵阵箭矢。

    黑火药烟雾大,就见这边硝烟弥漫,整片盾阵都看不到了,“战况”非常激烈。

    却是双方演习,这边打空包弹,那边射包着布料的木头箭,乍一看下,还以为这边有军队大打出手。

    特别张出敬的鸳鸯阵训练那边,对面不时有人射来木箭,扔来土块,雨点似的,张出敬就咆哮着,让士兵们保持战阵。

    杨河暗暗点头,战阵训练,是他一直强调的,特别年底对战清兵,对手是拥有多年作战经验的职业军人,臭名昭著。而自己队伍,介时满打满只有一年多,若不保持战阵,介时对上,恐怕凶多吉少。

    特别鸳鸯阵更强调整体与配合,一小队十二人皆是一个整体,谁也离不开谁,这里不需要英雄,只要全队人员密切配合。

    当年戚继光为强调整体与配合的重要,更以一体赏罚来作为纪律上的保证。

    他目光转向另一处,那边许多队兵在训练马术,他们在钱礼魁等人指导下,成群结队从山上冲下来,或从山下冲上去,又或跨越一些不复杂的河流等。

    现新安庄除了骑兵队,还有空余的战马五百多匹,各总队兵就轮流训练,很多人已经进入野外乘骑阶段,甚至一些人除了袭步,快步训练都进行得有模有样。

    基本再过一段时间,他新安庄的队兵们,单纯的野外奔驰可以做到。

    也因为每天操劳,这些战马皆进入重役阶段,每天六七斤的精料,七八公斤的干草不可少,经常还有鸡蛋、骨粉、鱼干什么配上吃,真比侍候祖宗还精心。

    但又是必要的,马匹进入重役阶段,若光吃草,特别青饲料的话,一匹马一天要吃六十斤到八十斤的青草,还不起膘的,很快会累倒,就若人吃稀饭不能干重活一样。

    又更远些,蹄声若雷轰响,大股烟尘弥漫,却是钱三娘,李如婉等人在刘七郎队中带领下,正在练习骑阵。

    如何列队,如何起步,如何保持冲击战队等等,使众骑若步阵一样,也成为一个强有力的骑阵。

    钱三娘等人皆马术精熟,众骑奔驰时可以举重若轻的保持“一马距离”,眼下骑阵训练并不困难,就是各人马匹要熟悉。

    看他们训练,虽仅百多骑,但气势却如千军万马一样,杨河不由点头。

    这时锣声响起,这边步卒训练告一段落,众人汗流浃背,纷纷到凉棚内喝水休息。

    然后杨大臣,韩官儿等把总军官纷纷往杨河这边过来,远远的,还听到杨大臣的大嗓门:“果然这个阵好,轻便许多,以后野外作战,也不用带盾车了。”

    还有罗显爵道:“俺看过了,铳兵们躲在大盾牌后,基本上箭矢都射不到他们,这边又可以打铳。”

    韩官儿道:“其实还是有些箭从盾牌间透过,一些抛射的箭矢,有时也会落到。”

    杨千总道:“若士卒有铁盔,再有铁甲,那敌人的箭矢就无用了。”

    他甚至说,若铳兵配上铁面具,那就更万无一失了。

    张松涛摇头:“恐怕会影响视线。”

    回到杨河身边,众将仍在争议这个,最后张出恭道:“铳兵不能戴面具,我们在盾牌间打射,视线就有些差。再打几铳后,烟雾腾腾,戴上铁面具,恐怕什么都看不到。”

    他曾作为官兵一员,还是鸟铳手,说出的话颇有权威。

    杨千总有些不服气,但想了想,却无话反驳。

    杨河微笑,黑火药时代,烟雾确实大,特别没有风的时候。掩在盾牌空隙间打,视线本来受影响,又戴上很影响视线的铁面具,恐怕对面一个鬼都看不到。

    不过若铳兵装备铁盔胸甲,敌人箭矢就算从盾牌空隙间透过,也可以极大减低士卒们的伤亡。

    敌人若近,他的铳兵还可以蹲下来打射,以铁帽檐遮挡箭矢。箭矢都是抛物线,人蹲下来,其实很难射中面门,大部分会落到铁盔上。

    烟雾大也是一种保护,因为对面同样看不清楚这边人影情况。

    最好铳兵们有全身甲,那就不需要大盾牌保护,可以站在前列,再装备铁面具,刀枪不入,还不影响视野。

    这时又是蹄声,却是钱三娘等人回来,轰隆声一片,各人黑色的斗篷极力飘扬。

    烟尘滚滚中,很快众骑到了近前,前方是刘七郎等人,他们已换了新安庄骑兵哨探队的服饰,但那种森寒铁血的气息不变。

    到了近前,刘七郎等二十五骑一齐勒马,霎间静止,动作如出一辙,后方的人马就杂乱了许多。

    然后众人纷纷下马,就喧闹起来,特别李如婉也有个大嗓门:“啊,今日真是痛快,爷与兄弟们又学到本事了,小刘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刘七郎嘴角抽了抽,仍大步过来,他队中兄弟就将各马匹牵到凉棚去喝水,这边有一系列的凉棚,可以供操练的人马喝水休息。

    看着他,杨河觉得此人气质跟陈仇敖有些相识,但又不识,陈仇敖是酷,但其实却是闷骚型,就看他喜欢跟曾有遇,胡就业等人混在一起就知道。

    刘七郎则是单纯的冷酷,心如铁石,心志坚定,或许跟他的经历有关。

    看着他施礼,杨河微笑道:“刘队长辛苦了。”

    刘七郎道:“此为属下本份。”就站到一旁不语,只拿眼观察杨河身边的新安庄各将们。

    然后钱三娘与李如婉过来,李如婉摇摇摆摆的,走路比男人还凶残,不愧人称李爷的女汉子。

    钱三娘与她低笑着,她按着重剑,鞓带上左右两杆手铳,又是走路如模特,让人赏心悦目。

    特别她身着夏装,此时也未着镶铁棉甲,身材更是凹凸,有一种黄金比例的感觉。

    二女过来后,也是对杨河施礼,然后站到一旁,钱三娘听着众人说话,不时看杨河一眼,欲言又止。

    最终她还是开口:“杨相公明日要去宿迁?”

    杨河看向她,就见她睫毛颤颤,一双明亮的双眼,眼眸微垂,微笑道:“是的。”

    钱三娘道:“是护卫队陪您去?”

    杨河道:“对。”

    钱三娘道:“是骑马吗?”

    杨河道:“新安庄到宿迁百八十里,确实要骑马。”

    钱三娘就道:“那些护卫队各人,马都骑不利索,哪能护卫安全?那两个大块头也是中看不中用。不若让属下与如婉姐陪您去,再骑兵队选几个人,定能护卫周全。”

    李如婉道:“不错,三娘这话说得中肯。”

    护卫队各人皆是色变,脸色难看。

    蒋震蒋擎兄弟缩了缩头,都是转移目光不语,他二人进庄后,彪悍的外形震住很多人,但那叫“李爷”的女人却对他们起了浓厚的兴趣,某日向他们挑战。

    二人竟被她打趴下了。

    ……

    老白牛:多谢菜农伟大兄的盟主,还有别的书友各类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