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背后的功勋

作者:阿克拉瓦墟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10766/3938631.html
文章摘要:第一百四十二章 背后的功勋,勤于金荷娜顶级域名,裸图文明史实质性。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天医凤九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西隋帝国最新章节!

    喀尔喀尼死了,在曼达勒戈壁的合赤惕部士兵用了整整一天才算清理完战场,有太多伤者需要救治,亦有太多尸体需要处理。看着当下正在挖掘的万人坑布尔罕心中不免有些感伤。他们本来可以免受战争屠戮,然而蒙古人已经流了太多血,如果不能在短期实现统一,那么,仇恨还将在草原散播,死亡还将在人们心头笼罩。

    “大汗!左相大人他们来了。”

    见到布尔罕触景生情,已经是健锐营校尉的李统范适时宜的分散布尔罕的注意。

    “哦?来了吗?本汗也想要见一见此战的功勋之臣,走看看去!”虽然即使没有像阿鲁高的背后突袭,合赤惕部也最终能够战胜喀尔喀尼,只是士兵伤亡恐怕会让布尔罕承受不起,所以无论如何,他们对合赤惕部还是有功的,即使曾经有过不愉快,更何况此番他们是以内卫府暗探的身份,布尔罕不得不给左相刘鼎臣的面子。

    “大汗!臣来给您介绍之下,此战的背后的功勋之臣,这位就是阿鲁高将军。此战,如果不是阿鲁高将军及时改易旗帜,从喀尔喀尼后阵杀出,我军要想获得如此大胜恐怕也将付出巨大得代价。”

    刘鼎臣表述了阿鲁高此战的功劳却丝毫没有提及他曾经的所作所为,对于此布尔罕自然是心知肚明。

    看着跪在他脚下的阿鲁高,布尔罕此前虽然没有见过他,但也从巴图拔根那里知道些。此人为了一己私欲,竟然带着部众投奔土尔扈特的大敌土谢图汗部,拒绝投降合赤惕部。不知道他如今心里会做何感想?

    布尔罕并不是他,焉能知道他心中所想?但,此时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大一点的动静都没有,如此的静却让阿鲁高倍感压抑,害怕布尔罕会因为以前的事情而给他小鞋穿,最主要他是怕死。

    “能为大汗,以及合赤惕部效命是阿鲁高的福分!罪臣知道此前罪臣被权利蒙蔽了双眼,做出背经离道之举,已经罪不可赦。但罪臣已经觉悟,恳请大汗给罪臣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旁边的静让阿鲁高内心并不平静,所以刘鼎臣说完,阿鲁高就权衡利弊,与其让布尔罕先说出来,反倒不如自己表罪,这样或许还能得到布尔罕的宽宥!

    阿鲁高这次赌对了,布尔罕其实很想杀掉他,这个两面三刀的家伙如果不是阿摩将军(内卫府于土谢图汗部最高密探)率先杀掉多尔济,逼迫阿鲁高反正,他可能还要作壁上观,对于这样只会投机的小人,布尔罕确实不想留他。但此前刘鼎臣的刻意而为,不就是为了告诫布尔罕,此人不可杀?如今他主动请罪,也算是给布尔罕一个不杀他得理由,也好显现出布尔罕的容人之量。

    即使这样布尔罕也不会给他好眼色的。“你起来吧!虽然从内心上看不上你,但不可否认,这次你做得很好,是个正确的选择。本汗给你两条出路,一是交出兵权,所属赞编入虎骑军麾下,你本人可以做一个万户执政官达鲁花赤;其二,到虎骑军巴图拔根将军麾下做一名校尉吧!”

    乍一听布尔罕给出的条件不可谓不丰厚,但阿鲁高心中还有盘算。巴图拔根?算了吧!当初自己可是在他的面前将前来劝降的杜根射伤,不得不说营校尉的官职很诱人,但似乎达鲁花赤更加适合他,虽然因此失去了兵权,可至少能过的安稳不是?要知道,他如今只能借助左相以及内卫府这条线了,他的为人布尔罕以为不耻,就连原土尔扈特部都不能有他一席之地,如今这般模样,恐怕新附的土谢图汗部贵族也必然不会接纳与他,所以,还是图个安分的好。

    “臣谢大汗恩典!臣老了,已经不能带兵替大汗征战天下了,臣只是希望能够做个牧羊人替大汗守卫这片草场,使得牛羊不惧郊狼,百姓不惧马贼,臣就已经安心了。”

    阿鲁高做出了他的选择,布尔罕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今天他不是主角。“好!这诺大的土谢图汗部也确实需要用几个万户来统领,本汗答应你给你预留了一个,等到草原大定,再另行委任。”

    说完就向着他身后走去,那里现在正跪着一个人,一个奴隶,他才是布尔罕此行的目的所在。

    布尔罕上前搀扶起下跪之人说道“葛力姆乔将军,您受累了!”语气里充满了愧疚。

    “什么”“......”一众相随重臣瞬间脑子短路了一般呆在一旁。“葛力姆乔?好熟悉的名字啊!”

    如今还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已经不多了,随着那场战役,人们或许已经将他尘封起来,不愿提及是因为那段悲惨往事。可是,今天!布尔罕却叫出这个名字,不说勾起那段历史,也是给予某些人以希望。

    “葛力姆乔将军?”已经身为那兀鲁思大营主将的伊拉贡上前两步紧紧抓住叫“葛力姆乔!”的人的胳膊。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头戴铁盔,被笼罩的严丝合缝,只有下颚有些余地,遍体凌伤还有点畸形的人就是那个曾经让先汗阿勒特极度信任,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神勇之将葛力姆乔。

    “葛力姆乔叔叔!您还活着?那实在是太好了。”在喜悦的同时,也向长生天祈祷,不止是为了葛力姆乔一人,还有他的阿爸,还有更多的勇士。

    葛力姆乔终于又一次见到合赤惕部的亲人了,他身处敌营但却无时不刻不在想念着远处的亲人,如今终于如愿以偿,这怎能不痛苦一场?

    哭罢,伊拉贡却又发现了什么?他仔细打量着葛力姆乔将军,一种苦涩感由此而生。“将军!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那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否还有其他人如将军一般得长生天庇佑?我阿爸呢?”

    见伊拉贡询问,葛力姆乔再次跪倒在地,又重新回复刚才那副冷峻得模样。

    “大汗!曾经的那个葛力姆乔已经随着兄弟们走了,去到长生天身边了。现如今只有一个叫阿摩的人在赎罪!”

    众人不知道葛力姆乔在抽什么疯,只听到葛力姆乔在回忆当年的那副场景。

    “当年...阿勒特首领被暗箭重伤,大汗被乌日召大人以死相逼率领卫队突围而出。我们虽然面对数倍于己的贼人,但因为装备精良,精纯战阵,相比之下也打得个旗鼓相当。...正此时,套部贼人已经力不从心,却不知从何处又出现一批人马。他们很明显不是套部贼子可比,人数又占据绝对优势,几个照面我们就已经损失殆尽了。...最后当我醒来的时候,草原上已经再没有一个活着的弟兄了,我也身受重伤,我想下去陪他们,但却被哈斯龙打晕,送给了额列克第二子多尔济,给我戴上了这个铁面箍。...后来,我才知道,最后袭杀我们的人正是哈斯龙,就连...就连乌日召大人也是死在他得刀下,而大人的头颅却被他用来制作了权杖,我对不起他们啊!...”

    听到真相,伊拉贡的指甲深深扣入肉中,鲜血沿着指间流淌而全然不知。实际上,早在葛力姆乔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伊拉贡就已经觉察到了,只是他需要确定,同时也是要为手中的小箭确定一个目标。<小箭:伊拉贡的小箭来历请参考第四十七章:继承大位。>

    此刻的伊拉贡双眼火光,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哈斯龙!...哈斯龙?”终于,他暴怒了,起身说道“巴雅爾!...巴雅爾!你这个奴隶坯子死哪里去了。快!给我集合那兀鲁思大营,我要踏平鄂尔浑,杀了哈斯龙为我父报仇。”

    伊拉贡未经布尔罕允许就私自调集军队,这本来就有僭越之嫌,但布尔罕理解伊拉贡此刻的心情,他也最多只是眉头一皱罢了。

    伊拉贡忙着要集结那兀鲁思大营,远处却传来了嘚嘚的马蹄声,信使纵身下马拜倒在布尔罕脚下禀报道“启禀大汗!狼骑军统制郭威将军急报:郭威将军已经攻破土谢图汗部王庭鄂尔浑,哈斯龙丧心病狂企图屠杀部众,被部将斩杀,其余人等皆已归降。现带哈斯龙首级传檄战场,请大汗过目!”说完,将身后的包裹打开,确实哈斯龙的头颅。

    “死了?...他怎么就能死呢?谁让他死的?我还没有亲手杀他,他就死了?你说...是谁杀了他得?”伊拉贡此刻已经变得癫狂,他甚至开始胡搅蛮缠,拉住信使问道。

    信使被伊拉贡的模样吓住了,只是小心翼翼说道“哈...哈斯龙是被他手下部将杀死的。”

    听到这话,伊拉贡才稍稍冷静下来。但很快他就又一次发神经。“对了!哈斯龙虽然死了,可是他得家人还在,阿苏特部还在,来人给我踏平阿苏特部!”

    “够了!伊拉贡!”布尔罕意识到,如果再不阻止伊拉贡,恐怕会真的出什么乱子。然而布尔罕的喝止并没有让伊拉贡觉醒,反而将苗头直指布尔罕。

    “你知道的对吗?你一直都知道!”伊拉贡看着布尔罕又看着葛力姆乔,既然布尔罕早就知道葛力姆乔还活着那他也一定早就知道哈斯龙就是凶手,对!一定是这样的。

    “不!我不知道!”诚然布尔罕也是刚刚从葛力姆乔口中得知,曾经他也只是怀疑过哈斯龙但却没有直接证据,即使葛力姆乔主动联系到了内卫府,他也没能从葛力姆乔口中知道详情。这却是葛力姆乔害怕布尔罕知道真相而不顾一切的复仇最终将合赤惕部的百年大计葬送,所以故意隐瞒直到今日。

    葛力姆乔怎么想法伊拉贡不知道,但他就是打定主意要埋怨布尔罕。“不!你就是知道!如果你不知道,那为什么还要阻止我灭掉阿苏特部?难道你忘记了杀父之仇了吗?忘记我们的父辈是如何惨死的了吗?”伊拉贡瘫软在地上哭了起来,对阵布尔罕他是那么的无力。

    布尔罕上前抓着伊拉贡的领口说道“伊拉贡!你给我听着!现在不是你意气用事的时候,你也已经过了那个任性的年龄了。你是我女儿的舅舅,你儿子的父亲,妻子的丈夫,巴图拔根的女婿。你还是那兀鲁思大营万众将士的主帅,更是我合赤惕部的贵族。

    是!没错!我们确实不应该忘记仇恨!但是,就如今天你看到的一样。哈斯龙即使你不去杀他,他也会病死、老死、饿死、战死甚至是众叛亲离被部将杀死。结果是一样的,他的死没有人去怜悯,没有人为他哭泣,更没有人为他感到不值。

    我记着我的仇恨,但是,我更记得我的使命。伊拉贡!放下你的仇恨吧,不要让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失去她本身的光泽!”

    经过布尔罕的一通说教,伊拉贡只知道哭泣,但布尔罕知道他已经放下了,哈斯龙已经死了,这个仇恨也就没有了源头,没有了源头又何必要再做牵挂呢?

    布尔罕起身下达命令道“传令下去!大军休整一日,明日赶赴鄂尔浑,骁骑营驻守曼达勒大营!”

    ;</小箭:伊拉贡的小箭来历请参考第四十七章:继承大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世纪星幼儿园怎么样 平特肖玩法 彩票专家彩票高手预测 足彩三串一怎么投注 彩运来官网手机登录
时时彩计划:稳定版 精准六肖中特网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 快乐扑克app下载 皇冠彩票
上海11选5 快3大小最新破解方法 2013年六合彩图库 七星论坛-南国彩票社区 长沙麻将游戏
一定牛 88必发官网手机版户端 开时时彩群会怎么处理 三期必来一期平特肖 北京28最稳定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