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第149章 :真是牛掰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19889181.html
文章摘要:149.第149章 :真是牛掰,括约肌熟练相邻,上官鼎漏报灵通。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祖东将从董海身上翻出来的手机递给安小柠。

    安小柠开口,“开车。”

    她打开手机,随手翻阅着他的微信,里面的确没有任何受害者的蛛丝马迹,但是,不能表示,查不出什么来。

    车子到了家门口,她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撕掉,范世辛跑上前,“少奶奶,你回来了?”

    “查一下这个手机微信删除的联系人和聊天记录,以及这个手机的IP地址,有没有在XX海边的记录,我统统都要。”

    “好的。”

    车子随后抵达市公安局。

    董海被羁押在审讯室里。

    安小柠随后前往了审讯室,看见她,一样的衣服不一样的脸,董海张口,“易容?”

    “这你就不用管了,去年十七岁的受害者杨悦被发现在暴尸在XX海边,杀人者企图用石头掩埋,但死者却没有如杀人者的心愿,这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呢?”

    “当然没有。”他迫不及待的回答。

    “很好,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董海,杨悦从小父母离异,跟奶奶一起长大,奶奶也在之前去世了,你跟她身世如此相像,不但没有心心相惜,反而将她给杀了,真想知道究竟什么原因让你对这么个女孩下毒手。”

    “不是我做的,我没杀过人,现在是法律社会,没有证据不能冤枉人的,警官你难道不清楚?”

    安小柠嗤笑,“证据?从你暴露你生辰八字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暴露身份了,你命里带煞,去年夏天,你命里是带凶的,有官刑之灾,虽然你过去了,但是这个灾一直没消,如果不是杀人了,你命里怎么会带官刑之灾?而且,你知道我们是怎么找到你的吗?”

    董海沉默不语,不应答也不看她。

    “我们是从杨悦的微信下面评论看见你的,你跟她留言十分暧昧,你们俩要是没关系,怎么可能会发这样的话,我们调查,杨悦是没有男朋友的,没有人证实她有男朋友,但是她命里那个时间点是有男朋友的,不是你,是谁?你可以否认,等会关于你手机微信删除的聊天记录还原之后,就会一目了然了,我们冤枉没冤枉你,就真相大白了。”

    安小柠接过马建国端进来的茶杯,慢条斯理的喝着茶。

    “你怎么知道她命里有男朋友?”

    “看来你并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那我现在告诉你好了,我会算命,包括你命里有没有的东西,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胡说八道。”他冷嗤一声,将脸瞥向一旁。

    “你父亲在你六岁那年出了事故,你母亲连续再嫁了两次,才跟现在的这任丈夫有了儿子,你被爷爷奶奶带大,越大越是叛逆,初中没上完就出来混社会,很少回家,即便养大你的爷爷奶奶,你对他们并不尊敬……”

    董海瞳孔缩紧,盯着安小柠,反应已经出卖了他的想法。

    “我说的并无错误吧,你之前谈过两次恋爱,和杨悦网恋是第三次。”安小柠哼道,“一个跟你身世如此相似的姑娘,你让她从另外一个城市跑来找你,你又残忍的将她给杀害,以毫无尊严的暴尸海边,董海,你年纪不大,心却歹毒的很。”

    董海低头不发一言。

    “老大,那家伙又来电话了!”安小柠将茶杯放在桌子上,接过电话,“喂。”

    “……”

    “好,马上给我送来。”

    挂了电话,安小柠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对身旁的马建国说,“被他删除的记录已经重新还愿了,马上就送来了。”

    “真是太好了,辛苦没白费,折腾了一整天。”一开始对她并不怎么认可的马建国跟了她两宗案子,心里佩服的五体投地。

    四个人的心底也逐渐松懈了不少,坐在审讯室,等待范世辛将东西送来。

    不出半个小时,东西送来了。

    四个人对面而坐,一起看了聊天记录。

    最后,马建国激动的拍了一下桌子,“就是他。”

    安小柠确认了聊天记录,抬头对依旧低头的董海说,“现在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你让她过来投奔你的,董海,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无话可说。”他声音倒显了平静。

    “为什么要杀她?”安小柠问,“一个过来投奔你的女孩,你为什么将她杀了?”

    他缓缓抬头,眼睛里无神。

    语气懒散,“要杀要剐随你们便,这件事我不想说了。”

    马建国哎呦嘿一声,“你杀人也要有个理由吧,看你长的人模狗样的,年纪轻轻祸害人家姑娘不说,还把人给杀了,这都一年多了,如果不是我们抓住你,你还要继续心安理得的过日子,死者却永不瞑目了,说,你为什么要杀她?”

    “我们吵架了,我没控制住,将她摁倒水盆里了,然后她就死了。”

    如此轻描淡写,安小柠抬眼,“因为什么吵架?”

    “反正就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也忘了,她就骂我,我刚开始一直忍着没还嘴,她就不停的变着法骂我,还说要跟我分手,我一怒之下,就将她杀了,终于消停了。”

    安小柠不愿意再听了,出了审讯室,留给他们三个审问。

    她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静默了几分钟。

    马建国,祖东,龚乐回来的时候,她都快要睡着了。

    “怎么样了?”

    “就那样,移交检察院,等法院宣判吧,肯定是死刑了,我觉得,我们国家设定死刑的原因不仅仅是惩罚。”马建国意味深长的说。

    “那还是什么?”

    “让杀人犯明白自己的生命跟受害者的生命一样的珍贵呗,组长啊,你可真是让我老马开眼界了,这么几天,破了重案组好久都没破的案子,真是牛掰。”

    安小柠手托腮,“你以为我一直不间断的在这破案啊,明后天不来了。”

    “你不来了,我们三个可咋整?”马建国担忧,“局长肯定会派给我们三个别的任务。”

    “我们不是一体的么?”安小柠说,“我不来,你们三个也休息就是。”

    潘正辉这时候进来,回应了一句,“他们想的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