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第166章 :我要离婚(4)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19889214.html
文章摘要:166.第166章 :我要离婚(4),求和幽禁重托,才大难用化学镀三进。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靳倾月突然想到另外一点,抓住石少川的手说,“你说,因为我妈选我了,她差点就死了,她会不会恼恨死我们这一家了,会不会找机会毒死我们一家?”

    石少川下意识的便说,“不会吧,我可不是为她说话,但我觉得她不是这样的人。”

    靳倾月许是觉得理亏,胡思乱想起来,“那可说不一定,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别人怎么想的,我要跟爸妈说一下,让他们防范一点。”

    石少川觉得没那个必要,“你最该说的不是你哥么?”

    “我哥啊……”靳倾月如没了气的气球一样,“我觉得他可能不太愿意看到我,我哥以前最喜欢池瑞儿了,喜欢的不得了,不知道后来抽什么风就答应娶嫂子了,他们俩九月二十六结的婚,这到现在二月多,才几个月啊,我感觉我哥变了很多,像是已经爱上了嫂子一样。”

    石少川却不这么想,“俩人是夫妻,整天腻歪在一块,睡在一起,多少是有些感情的,这也不足为奇,安小柠要是不会这什么算命,你哥会娶她?你爸妈奶奶会答应你哥娶她?说白了,你家也是看上了她的价值,不然,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一无所有的女人,凭什么得到你家里人的同意和你哥的另眼相看?”

    靳倾月点头,“说的有理,我有些担心。”

    “但心什么?”

    “我嫂子曾经给我算过……”

    她话还未说完,石少川便说,“即便她有真本事,这点我也承认,但是,月月,你现在能彻底跟我分开吗?如果你只是很相信她算的,不相信我们也许能改变命程,你不觉得遗憾吗?”

    靳倾月点点头,紧紧地搂住他,“不管命里怎样,我也要勇敢一次,我们都走到这一步了,不容易。”

    “现在我们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你嫁过来,家里全凭你做主,我们再多生几个孩子,好不好?”

    靳倾月脸上隐隐透着红光,“谁要跟你生孩子了,还几个,你想的美。”

    石少川一笑,“当然是你,我们婚礼很快就要到了。”

    “少川,你家里的事情对你现在真的没影响吗?不是说家中去世,婚礼要缓一缓举行的吗?更何况,你家……”

    “没关系,我现在想有家,想多生几个孩子,月月,我们婚礼照常举行,最近我都在准备,你就等着做你美美的新娘子,嗯?”

    靳倾月看着他,点了点头。

    ——

    眉洋洋打印离婚协议书回来的时候,赫然发现靳倾言和顾北城都在。

    幸好自己提着的是手提袋,不会看到里面的东西。

    她倒也坦然,“姐,我回来了。”

    “嗯,坐下歇着吧。”

    眉洋洋识趣的坐在另外一旁,顾北城一直进来就没说话,因为靳倾言在。

    病房里一阵静寂之后,门口传来了马建国的声音,安小柠抬眼,只见马建国带领两个武警小弟过来了,一起协同的还有潘正辉和徐阳。

    靳倾言和顾北城起身,和他们一一握手,徐阳叹道,“真是惊人,小柠同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阵子呢,就别管警局的事儿了,好好养伤,身体健康最重要。”

    “嗯,我也是这么打算的,谢谢徐厅长来看我。”

    “哪里话,你都这样了。”

    徐阳转身,潘正辉赶紧接上话,“小柠,你怕是还不知道后面的事情,现在我来告诉你,我们根据你兜里的那部手机成功的捕捉到了另外一名杀手的所在地,人呢,也抓到了,只是他发现已经被我们围住,无法逃脱的时候,自尽了,这也就断了线索,再也没有别的线索了。”

    安小柠开口,“既然是天价买的顶级杀手,是被幕后老板控制的,完成不了任务,他们成功回去大概也就是挨处分,但是被警方围住,那只有自尽一条路,毕竟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不足为奇,不用继续查下去,你们也查不出什么来,以免引火烧身,这件事从我这里到此为止,至于别的,让倾言以后多注意,是人是鬼,最后总会露出水面的,不着急。”

    潘正辉附和,“的确是,你别说太多话了,牵扯伤口不好。”

    安小柠嗯了一声,别的,她一概没问,也不想问,不想知道其它的,只知道自然有人处理善后就行了。

    警方人一一离开,顾北城因为有重要的饭局,也离开了。

    房间里剩下三人。

    安小柠开口询问,“洋洋,我让你办的事,办好了吗?”

    “办好了,姐。”

    安小柠点头,“东西给我,你先回去。”

    靳倾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他的不安愈来愈重。

    眉洋洋将手提袋递给安小柠,安小柠一只手将东西放在自己床头前,冲她挥挥手。

    “那姐,我先回去,明天再来看你。”

    “好。”

    眉洋洋出了病房,轻轻地将病房的门关上。

    “你……让她办的事,是什么?”

    安小柠看着他,他神色带着浓浓的疲倦,她好想做一次伟大的妻子,对他说:孩子没了没关系,以后还会有,事情过了就过了,我们继续关上门过日子。

    这样的话在她看来,很洒脱,豁达,很勇敢。

    但是,她却做不到。

    她的心已经在盛开的过程中迅速的凋零,枯萎,死亡。

    “倾言。”

    “喊我老公。”

    她听话的喊了一声,“老公。”

    “你想说什么?”

    安小柠在这一刻变得轻松了起来,甚至脸上洋溢了些许笑容,“我想说,这件事,我不怨恨任何人,你的家人和你,我都不怪。”

    靳倾言的心猛然收了起来,通常这样的潜台词后面都有一句‘但是’。

    果不其然,她接着说,“但是,我觉得我已经没办法再跟你一起继续生活下去了,我想过,这件事我当做没发生,一切还和原来一样,我不能做到,我想回到一个人的生活,所以,我们离婚吧。”

    靳倾言盯着她的脸,想从她脸上看到有那么一点纠结和不舍,但是统统没有。

    她就那么笑着,笑的如此面色平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