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第272章 :我的眼里只有你(5)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21914825.html
文章摘要:272.第272章 :我的眼里只有你(5),除恶务本到了傲不可长,草木皆兵远程控制长卷发。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靳倾言立刻坐直了身子,“这是谁的手机?”

    “是马警官的,我的手机在局里被没收了,等会回去我要回来。”安小柠快速的说道,“我想跟你见一面,你来警局一趟。”

    “好。”

    挂了电话,安小柠将手机递给了马建国,他看了一眼拨出去的号码,立刻惊讶不已,“靳倾言的号码怎么这么骚包,好多8。”

    “所以太好记,根本不用背下来。”

    “组长,我们就知道凶手肯定不是你,从这个佣人看来,疑点多多。”

    马建国看向旁边的潘正辉,“局长,重案组那边没有深切关注这个佣人的问题吧?”

    “光有目击证人就够了,现场勘查的结果是一致的。”潘正辉细想,“如此看来,我的怀疑重点放在了靳家人身上。”

    安小柠没说话,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街道,她的心变得更加沉重了。

    到了警局,靳倾言的车已经到了,安小柠一眼就瞅见了那辆白色宾利。

    他的座驾。

    车刚停下,她便推开车门下去,疾步朝着宾利走去。

    正好靳倾言也下了车。

    半个月没见她了。

    她瘦了很多,刚长起来的一点肉又没了。

    他冲她伸展双臂,安小柠直接就挂在了他身上,紧紧地搂着他,“倾言。”

    靳倾言直接将她抱到了车上。

    不远处警车上的四个大老爷们一度看愣了眼。

    关上车门,靳倾言望着眼前的小女人,“这些天,我来了警局数次,都没见成你,说是上头禁止任何人探望。”

    “我这不是出来了么,刚才我和他们一起去你们建那个女佣的父母家了,证明喊我去你奶奶房间里的那个女孩刘莹莹,就是你们家的佣人,她父母也说是在你们家做事的,但之前重案组的警员询问你们管家,管家却说没有,我让马建国等下拿着模拟图去问问,如果管家还是说没有,那么管家肯定就有很大的问题。”

    “是吗?”靳倾言沉吟,“我总觉得这件事不是外人做的。”

    “为什么?”

    “自我感觉。”

    “我看了刘莹莹父母的八字,她已经死了。”安小柠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她爸妈还不知道。”

    靳倾言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脸,“不管怎样,我一定会还你清白,一定会保护好你。”

    安小柠动容,“关起来的这半个月,我很想你。”

    他亲了她一下,随后又辗转横扫她的唇。

    安小柠迎合着他。

    亲了足足有五分钟才松开,半个月不见,却有小别胜新婚的感觉。

    彼此握着彼此的手,即便不用说话,也能感觉到对方在想什么。

    “我今晚还要在这里,你回去吧。”

    靳倾言颔首,“天冷,别感冒了。”

    “我知道。”她松开他的手,“那我下去了。”

    “嗯。”

    安小柠刚推开车门,又被他拽住了,霸道的又给了她一个缠绵的热吻,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她。

    她将车门关上,靳倾言的车很快离开。

    安小柠回到办公室里等着马建国回来。

    手指不自觉的触摸到自己的唇,想到刚才在车上的场景,安小柠的心如浮在了海面上,轻盈欢快的漂流着。

    靳倾言开车回到靳家老宅,正好碰上马建国一行人准备上车,看见他,马建国打招呼,“靳先生。”

    “马警官,等等。”他大步过去,低声问,“那个模拟画像询问的有结果吗?”

    “管家是这么回答的,原先在这里工作过,后来走了。”

    “给我看看。”

    马建国递给他。

    靳倾言仔细的看着这个画像,然后冲他摇了摇头,“没有,这个我奶奶寿辰那天早上我见到过。”

    马建国眼睛一亮,“真的?”

    “嗯,她将一个花瓶不小心打碎了,当时正好我路过。”靳倾言继续说,“我的记忆力一向很好,先保密,我从家里这边好好调查一下。”

    “好的。”

    靳倾言转身朝着客厅走去,靳家老宅这个主要通道,他从小到大,走过了无数遍,但今天这一次,他却走的异常沉重。

    他不是傻子。

    管家不承认有女佣的存在,但的的确确是存在的,这只能说明一个原因,管家在说谎。

    靳家的管家在靳家有二三十年这么久了。

    可以说已经是靳家的人了。

    是什么让他说谎,或者是谁让他撒谎,只有两个原因。

    靳倾言脚步一停,要么是也自己,要么是……自己的母亲。

    得到这个结论,他实在是感觉荒谬。

    所以仅仅此时只是结论,现在,他需要知道,管家隐瞒女佣的原因是什么?

    靳倾言望着客厅的门口。

    心里钝痛。

    虽然事情已经半个多月了,但他总觉得,奶奶至今生活在这幢房子内。

    会絮絮叨叨给他打电话喊他回来吃饭。

    脚步继续前行,到了门口,客厅里靳父坐在沙发上,靳母坐在他的旁边,管家则站在一旁。

    瞧见他进来,靳父哼了一声。

    靳倾言两手抄着裤袋,跨过门槛,喊了一声,“管家,给我来一壶绿茶。”

    “好的,少爷。”

    靳倾言坐在靳父的对面,翘起腿,两手从腿伤交叠放着,抬眼望着对面的父母。

    就那么看着,眼底隐隐涌动不明的情绪,尽在压抑。

    也不说话。

    直至管家亲手将绿茶端上来,靳倾言慢慢的转头看向管家,“管家,你在我家这么多年,从小看着我长大,我想问问,奶奶活着的时候,对管家如何?”

    “老夫人一直对我很好,很照顾,我十分感恩。”

    “既然感恩,那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我奶奶七十大寿那天,家里有一个女佣叫做刘莹莹亲口告诉小柠说我奶奶喊她,之后警方询问这个女佣,你说没有,刚才马警官又来询问你,你说之前有待过,后来走了是吗?”靳倾言又说,“她什么时候走的?”

    管家恭敬的回答,“走了有一阵子了。”

    “一阵子是多久?”

    “这个我也不太明确,毕竟年纪大了总忘事。”管家垂眸,面色未见任何异常,笔直的站在那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