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第590章 :身世的秘密(208)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23696153.html
文章摘要:590.第590章 :身世的秘密(208),切骨之仇以免情味,异度在原有物资回收。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他笑,“不会。”

    靳倾月听他这么说就放心了。

    起身趴到他身上,低头浅吻他,很温柔很温柔的那种吻。

    凌祠夜的唇很凉,虽然刷牙了,但仍然带着啤酒的味道。

    唇舌之间的纠/缠已经让两个人情/动,荷/尔/蒙高升。

    她的双臂支撑到凌祠夜身子旁侧,饱/满贴近他的胸/前,被他一手抓住,轻轻揉/捏。

    靳倾月嘴唇微张,溢出声音来。

    两个人的呼吸渐渐地也变得急促起来。

    当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凌祠夜扶着她的腰,猛地往下一挺,瞬间贯/穿了她。

    靳倾月惊呼一声,不由自主的被他互换了位置。

    她躺在那里,望着翻身而上的他,娇嗔的喊了一声,“哥哥……”

    凌祠夜很喜欢听她这么喊,“再喊一声。”

    “哥哥。”

    “喊。”

    “哥哥……”

    海滩外清风徐徐,帐篷内热火朝天。

    不知道多少次,靳倾月实在是累的不行,双腿都合不拢,才被他就此罢休。

    原来,他不来则以,一来就惊人。

    卸了妆沉沉的在他怀里入睡。

    ——

    “宝儿放在这里,倾月干什么去了?”

    “回少爷,大小姐说她要和凌少去露营,然后晚上不接。”范世辛难的一笑,“凌少的春天来了。”

    靳倾言白他一眼,“他的春天来了,你瞎高兴个什么劲,今天报道的,昨晚秋御台失火是怎么回事?”

    “这个说是拓跋丹雪的院子失火了,死了两个人,一个是她身边的丫头,一个是厨娘,失火原因说是煤气爆炸导致的。”

    “是吗?”靳倾言说,“过几天去秋御台参加拓跋孤城的婚礼,给我准备的衣服好了没有?”

    “在准备了,明天就出来。”

    他起身,“我睡觉了。”

    “少爷,这么早你就要睡觉啊。”范世辛咋舌,“现在才八点,你不都最早九点才开始睡吗?”

    “过几天去秋御台,你想看到我精神不济的样子吗?我可不要让别人认为我二次离婚了,精神状态不好,我要让别人知道,我离婚了,我照样活得很滋润。”

    “!!!”范世辛无情的揭穿他,“少爷口中的别人是指安小姐吗?”

    他眸子轻眯,“你想多了!”

    范世辛瞧着他上楼的步伐,努了努嘴,可是他就是觉得自家少爷指的就是安小姐啊。

    靳倾言回到房间,从抽屉里拿出一袋安眠药,顺着凉白开服下。

    躺下睡觉。

    本以为一晚上会平顺的睡到大天亮,但是却睡到一半的时候蓦然惊醒,只觉得浑身莫名的疼痛。

    具体是哪里疼,说不上来,就是感觉浑身都疼,疼的他缩着身子。

    冷汗淋淋。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等到天一亮,他去了医生。

    但体检各项指标都是好好的,医生说他身体完全OK,没有任何问题。

    但他对昨晚的那场景心有余悸,最终在医生的建议下去看了心理科。

    站在心理科门口,靳倾言脚步不止,范世辛低声问,“少爷,怎么不进?”

    “我觉得我心理没问题。”

    “只是咨询一下。”

    “嗯。”他迈步进去。

    经过他准确的描述后,医生问,“靳先生,你是不是失眠睡不好,头有时疼痛呢?”

    “是的。”

    “根据你描述昨晚的情况,加上你这个,你这是明显的心理疾病,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你觉得浑身都疼,并非是你身体神经传来的疼痛,而是心理上的问题,像这种情况,不单单是失眠睡不好,头疼,莫名的感到身体疼痛,还有烦躁,情绪低落,是不是最近有些事情给你沉重的打击,我觉得你要适时地调整,这是抑郁症的前兆,你这是心理暗示,感觉自己浑身疼痛,其实很健康。”

    一旁的范世辛听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家少爷有了心理疾病了……

    “我不可能有抑郁症的……”靳倾言起身,“可能昨天肚子不舒服造成的。”

    说完他转身出去了。

    范世辛紧跟其后,大气不敢出。

    他开着车,不时看后视镜中的靳倾言,最后还是说,“少爷,你最近一直闷闷不乐,我觉得你还是要调整自己的情绪,你不能栽在一个女人手上就不相信还有真爱了,少爷,听说,要想忘记一个人,就得重新爱上另外一个人,安小姐如果注定不是少爷相守一生的人,少爷应该去寻找自己相守的那个人。”

    靳倾言眼神飘忽,“我已经忘记她了。”

    范世辛明显不信,“少爷,你就别嘴硬了。”

    “我为什么要记一个背叛我的女人!”他情绪暴动,“这世上想要跟我的女人不计其数,我为什么一定要她,我们已经离婚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她!”

    “少爷,你别激动……”

    “我没激动!”

    范世辛彻底不敢再说什么了。

    靳倾言看向窗外,车水马龙,来来往往的人群。

    他曾经以为握在手里的幸福,就犹如这不停流逝的人群一样,慢慢的都不见了。

    他那么真心对她,想想就令人难过。

    眼睛渐渐的红了,靳倾言心如刀割。

    没有人知道他现在什么感受。

    永远不会有人体会的到。

    ——

    知音死了,被烧焦了。

    拓跋丹雪看到知音的尸体时,整个人都吓傻了。

    但却无能为力。

    因为调查结果是煤气爆炸引发的火灾,是煤气泄漏,有人不小心点火引发的爆炸亦或者是别的方式爆炸,均不得而知。

    原有的监控已经被大火毁灭了。

    忍痛将知音火化了,由其家人将骨灰带回去,拓跋丹雪又给了知音的家人一笔钱。

    这件事发生后,她对白芷亲近了不少,感谢她救自己出来,并且让她以后都跟着自己。

    “不是说等我结婚后让白芷和木宁重新换回来吗?”拓跋孤城问。

    “白芷以后就跟我,木宁不用回我身边来了。”拓跋丹雪摆手。

    木宁没话说,只是将目光看向白芷。

    白芷长的高挑,身材又好,但是总是不苟言笑的模样。

    木宁只和她说过寥寥几句,并不知此人什么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