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第681章 :为你千万遍(43)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24409280.html
文章摘要:681.第681章 :为你千万遍(43),燕莎海牛依附,浮皮潦草不感踔厉骏发。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只有一个很窄很窄的小窗户,一扇用钢筋悍成的竖条门。

    角落处还有一个小门,想必是上厕所的地方。

    自己坐在一处用水泥砌成的床上,上面放着不干净的被褥。

    眼前的这一切像是幻觉。

    她晃了晃脑袋闭上眼又睁开,仍然是这一切。

    自己明明在家里的床上,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怎么会在这里?

    她掐掐自己的脸,疼。

    是谁把自己掳到这里来了?

    徐优然想到袁明珠的死,一时间心里十分恐惧。

    她两手抚着自己隆起的肚皮,从床上下来,到门口喊了一声,没人应答,不死心的又喊了好几声,仍然听不到任何走动的声响。

    徐优然害怕极了,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要面临的是什么。

    她不停地在房间里来回的走,一直走到窗口外面的天色变黑,等到房间里也是漆黑一片。

    这才坐在床边,心里忐忑不安着。

    她仔细想来想去,能把她掳到这里的人,除了顾北城就是靳倾言。

    从他们两个人中再判断,就不太好判断了。

    细细分析,还是能猜到谁的可能性比较大。

    靳倾言的可能性要比顾北城大。

    如果是靳倾言,徐优然做好了准备,为了自己的命,她可以委曲求全,求他看在自己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面上饶她一命,并坚持不承认靳母的死与自己有关。

    如此,能有机会保住自己的命吧?

    心里还是很没底。

    很没底很没底。

    正当她在心里想各种的时候,有脚步声朝着这边走来了,且不止一人。

    徐优然竖起来耳朵听,两手按着坚硬的床边,灯倏然亮了起来。

    适应了黑暗,再被灯光照亮,眼睛有一瞬间的刺激。

    她眯眼,看向门口。

    门被打开,走进来几个人影,不是靳倾言是谁。

    徐优然坐在那里,盯着他,开口,“你把我弄这儿来,要干什么?”

    靳倾言紧锁着眉头,很不耐的瞧着床上的她,会给她一句,“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还要问我?”

    徐优然牙关轻颤,“我问心无愧,不知究竟为什么事。”

    “装聋作哑?”他冷冽的瞥了她一眼,“早就想对你动手了,一直迟迟不动,不过找合适的契机,你老公今儿去国外了,几天后才回来,这几日把你生煎油炸了,你看可好?”徐优然从床边站起来,直接跪了下来,“哥,请你饶我一次。”

    这一出倒令靳倾言意外,只不过,她白跪了,对这个妹妹,他原本内疚的亲情被她消磨殆尽,变成了仇恨。

    “这话在你还没对我妈动手之前,很适用,现在,不管用了。”

    她仰起头,心知道不承认也没法了。

    眼眶红了,声音歇斯底里,“你妈是怎么对我和我妈的?我从小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不清楚吗?我是被复仇蒙蔽了双眼,不能原谅我一次么?”

    “呵……”她的话仿佛在他耳中就是个笑话,“你被复仇蒙蔽了双眼?你的目标岂是我妈一人?她不过是第一个要处置的罢了,你接下来的目标不是所有靳家人么,当初你那么费尽心思的想要动小柠,不也是如此,你放心,我现在不会要你的命的。”

    她怔然,“那你会把我放出去吗?”

    “我的话还没说完,我现在不会要你的命,我只会让你生不如死。”他冷眼俯视着地上的她,“让你真真切切的知道,这种滋味如何。”

    徐优然瘫坐在地上,面前的男人似乎对她来说已经不是人了,而是即将把她送往地狱的使者。

    她摇了摇头,上前一把抱住靳倾言,带着颤抖的哭腔,“不,你放过我一次吧,我记得你对我的好,我记得小时候你给我送吃的,我都记得……我肚子里的孩子才几个月,哥,你放过我一次,放过我一次,我再也不敢了……你给我一条活路……”

    靳倾言丝毫不为所动,他低视着她,冷淡的说了一句话,“会蹦跶的虫子总是自以为自己蹦的高,实际上,在人面前,是多么的可笑,我不会再给你一丁点的机会。”

    “都是爸的孩子!!!”她松开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面色惨白,“凭什么待遇差那么多!!!我也是爸的孩子,你出生到长大都是锦衣玉食,我呢,连下人都不如!我有什么错要遭受这样的对待!老天爷对我不公平,如果我从小也跟你一样得到照顾,即便不如你,也不至于那么悲惨,我何到今日弄成这个地步?你妈该死,我不后悔对你妈下手,永远都不后悔!”

    靳倾言就那么看着她,静寂了几分钟,他才说,“你就不该死么?”

    说完,转身离开。

    徐优然瞧着门重新被关上,身子倒退几步,靠在床边,满脸都是冰凉的液体。

    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却也有预感,自己就算是活着也没好日子过了。

    灯光一直亮着,亮了一夜,她也睁眼睁了一夜。

    靳倾言不知道她一晚上没睡,从她这里回去,他躺在床上看了很久那张很久之前的照片。

    那是他和徐优然小时候唯一的一张合影。

    照片上五个人,龙天泽,莫莉,凌祠夜,徐优然和他,没有靳倾月,他们五个的照片。

    那时候,他十岁左右。

    还很小。

    照片勾起了很多他们小时候的记忆。

    以至于让靳倾言现在想想仍然觉得百感交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宿命。

    人生路怎么走,还得看自己的本心。

    他左手捏着照片,右手将打火机,啪的一声,火苗将照片燃烧,丢在垃圾桶里,看着保存多年的照片烧成灰烬。

    “叩叩叩。”门外响起范世辛的声音,“少爷,有事禀报。”

    靳倾言上前开门,让他进来。

    “说。”

    “这次拓跋丹雪大婚,邀请名单里的确有安小姐,原先跟安小姐的那些人,今儿突然都撤销了,不知道为什么。”

    “那些人不正是施小玉的人么,撤销了不代表以后安宁了,现在她在哪儿?”

    “北家湾。”

    “可真勤快,天天往那儿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