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8.第748章 :为你千万遍(110)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25219143.html
文章摘要:748.第748章 :为你千万遍(110),舞刀跃马公共交通驾肩接迹,诳语六类收刀检卦。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她穿上衣服,就要出门,小悦一把把她拉住,“尔蓝姐,你可不能这么出去,外面好多狗仔呢,你这是跟晏歌一起吃饭呢,保不齐,把你素颜拍进去公布在网上,你忘了洋洋姐是怎么嘱咐你的了,要注重自己的形象,化个简单的妆再去,大不了回来再卸妆。”

    方尔蓝嗯了一声,按照她说的做了。

    “行了,我自个儿去就行了,你辛苦了一天,不用跟我了,去休息吧,反正就在下面,有晏歌他们在,没事儿的。”

    “那成,尔蓝姐你别贪杯喝多了啊。”

    “当然,我有分寸。”

    方尔蓝没有直接去赴约,而是拨打了晏歌的电话,是助理小李接听的。

    “晏歌拍完了吗?”

    “刚到酒店,不是一起吃饭吗?哥让你也过来。”

    “我马上就去。”她挂了电话,顺便看了一眼时间,九点半了。

    方尔蓝脚步加快进了电梯。

    去了约定的楼顶,刚到包厢门口,就听到里面交谈的声音。

    她进去,井天喊道,“尔蓝来了,快来坐。”

    她上前拉开椅子坐下,这里除了井天之外,还有另外一位张副导演,今天请客的井水,晏歌,男二号女二号,灯光师,摄影师,以及其它工作人员。

    主要聊的还是剧的事儿,方尔蓝秉承着眉洋洋的教导方针,多吃菜少喝酒少说话。

    她酒量不行,对酒能少沾就少沾。

    大家一番交谈后,玩起了掷骰子的游戏,井天拒不参加,方尔蓝也不想参加,但架不住新来的副导演热情满满,力邀她参加,没能推卸,她也只好玩几把。

    把把输。

    连输了三回后,被灌了三杯酒后,方尔蓝坚决不再玩了。

    她已经有点晕了,有些想走了,看大家玩的兴致高,她就没吭声。

    时间接近十一点的时候,终于散场。

    方尔蓝松了口气,大家一起出包厢。

    可算是结束了。

    在走廊上走着的时候,她手机响了,掏出一看,竟是副导演打来的。

    她抬头看了一眼前头走着的井水,没接。

    短信接着发了过来,[我的房间号是628,你等下过来,我跟你说点事。]

    任凭方尔蓝再迟钝,也看出什么来了,更别说她可不迟钝。

    立马明白了什么意思。

    她立即回了一句:[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这么晚了,我要休息了。]

    跟她并肩走着的晏歌全然将她的短信内容瞥到了,他收回视线,仿佛没看见一般,和她一起进了电梯。

    他们在后面走,方尔蓝进去站在了井水的前面,晏歌下意识的和她换了个位置,让她站在靠近电梯内壁的一方。

    电梯到了六楼停了下来,井天和井水以及其它工作人员纷纷出了电梯,电梯内剩下演员们。

    继续往上升。

    到了八楼停了下来,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几个人一起出了电梯的门。

    纷纷回了自己的房间。

    方尔蓝换了鞋趴在床上,想到刚才的短信,心里冷哼了一声,这副导演是眼睛上糊/屎了么,自己的预感果然没错,第一天见面就想对她下手,是看她好欺负么?

    大晚上的,让她去他的房间,说点事?

    “说你奶奶个腿儿。”方尔蓝骂了一声,掀开被子就躺下了。

    电话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果然是副导演井水打来的。

    方尔蓝没接,任由电话铃声响着。

    她以为就此会结束,谁曾想,几分钟后,门铃响了。

    轻手轻脚到了门口,趴在猫眼上一看,正是井水!

    她吓了一跳,立马将灯给熄灭了,拿出手机趴在被子里给隔壁的晏歌打了电话。

    “怎么了?”

    “晏歌,副导演刚才给我打电话我没接,现在在我房间门口按门铃呢,我该怎么办?”

    “这样啊……”他口气散漫,此时正靠在床头抽烟呢,听了她的话,眸子闪过一丝清冷,“不给他开,随便他按。”

    “他要是一直按怎么办?”

    “不会的,按一会儿你不开他就走了。”

    “嗯,我有点害怕,咱们从包厢出来的时候,他给我发短信,让我晚上去他房间,说是要给我说点事,我给回绝了,没想到他竟然来了,晏歌,我就说他看我眼神怪怪的,我有点害怕。”

    “你们以前见过吗?”他询问。

    “没有,我没见过他,他的名字确定也是第一次听到,真的。”

    “好,你睡吧,先静观其变,以后他若有别的举动,你就直接给你工作室打电话,到时候他们会处理的。”

    “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从被子里钻出来,方尔蓝出了一身汗,门铃还在按着。

    她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睡觉,幸好,响了一会儿不响了。

    她这才安心入睡。

    ——

    夜深人静,卧室里灯光辉映,靠在床头的两个人一起在看电影。

    随着片尾曲的播放,电影结束了。

    安小柠伸了一个懒腰,“我最不爱看恐怖片了,神经一直都紧绷着的。”

    “看完这个电影,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他拿起遥控器,将电视关闭。

    她躺下,盖着被子侧过身面对着他,“打胎不好,不用看这个鬼婴儿的电影,我也知道这一点,自己打胎和孩子自己流产是两码事。”

    他也侧着身子躺着,问,“怎么说?”

    “比如我们看的这部片子,女主角是个学生,偷食禁果导致意外怀孕,她没胆子生下来,除了害怕就是仿徨,同为学生的男主角一商量,俩人就打胎,这是主观意识上不要这个孩子,如果孩子自己流掉,跟这个情况不一样。”

    “毕竟是孩子,就算没有打掉,也还是没有能力抚养孩子长大的。”

    “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抚养,为什么那么无知怀孕?知道偷食禁果,为什么那么无知的不知道避孕?明事理与年纪没有直接的关系,坦白来讲,每个人命里有几个孩子都是注定的,打掉的孩子也是算数的,伤身体损福份,有些人想要孩子怎么都怀不上,有些人有了孩子不但不要,就算生下来也抛弃,这样的人这辈子就算得不到现世报,下辈子也跑不掉受到惩罚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