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第804章 :为你千万遍(166)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26355945.html
文章摘要:804.第804章 :为你千万遍(166),卫生站进校驻留,查查边上马去马归。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想到今天上午晏歌的话,初吻给他,能让人高兴的起来吗?

    他演了那么多戏,早就对吻戏应对自如了,更是亲过不知道多少女演员了,可她不一样,她家境一般,上学的时候不敢胡思乱想谈恋爱,没日没夜的专心读书,更想实现自己的梦想,上学这么多年,回头想,方尔蓝觉得,自己连一场恋爱都没谈过,是失败的。

    说什么也回不到过去了,方尔蓝一个人拿着手机,坐在那里,两手捂着手机的两侧,找了很多电视剧吻戏,一个人研究。

    小悦知道她在看什么,低头凑到她耳边说,“姐,你这样捂着,别人都认为你在观摩少/儿不/宜的片子呢,反而更引起别人的注意。”

    她瞄小悦一眼,悻悻然说,“咳,那我不捂着了。”

    半躺在椅子上,她的眼神扫视左边一圈右边一圈,光明正大的看。

    轮到吻戏的时候,方尔蓝的脚像是粘在了这地上,一想到很多人围着看她们亲嘴,她就心里膈应。

    小悦推了她一下,“姐,你怎么了?上啊。”

    “我知道,你别推我。”她牙缝子里冒出一句。

    到了镜头前,方尔蓝手心里都出汗了,她看着眼前面不改色的晏歌,心里不免冷哼一声,老司机就是老死机,可怜她这个新手了。

    想着她可是科班出身的专业演员,可不能让别人小瞧了,不就是吻戏了,俩嘴往上一凑,直接啃不就完事了吗?

    俩人开始说台词,方尔蓝不停的在心里说,吻戏一定要一遍过,她可不想来几次。

    为了一遍过,她在心里强制的让自己表现的很专业。

    尽管如此,当晏歌碰到她的嘴唇时,方尔蓝的大脑都放空了。

    尤其是他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

    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不会动了,漆黑的眸子近在咫尺的和她对视,方尔蓝的脸红的不行,这效果还真的是井天想要看到的。

    剧中俩人第一次吻戏,女主角要的就是这般不知所措。

    方尔蓝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诠释了这一场戏。

    吻戏持续了整整两分钟,拉近拍,远处拍,旋转拍,各种角度。

    当结束的时候,方尔蓝心跳个不停,直接转身跑了。

    周围围观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一阵哄笑。

    跑到远处的方尔蓝更觉得脸火烧的不行。

    看到她跑的那一刻,原本神色自如的晏歌眼睛里泛起一缕笑意。

    小李将漱口水递给他,他罕见的没接。

    小李也懵了,以往拍吻戏,每一次,他都毫不例外的漱口,这一次,真是出奇的怪。

    安小柠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

    若不是靳倾言不停的缠她,她也不至于这么晚来。

    “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大家辛苦了!”她鞠了一躬,大家受宠若惊,纷纷说不辛苦不辛苦。

    “可算是见着你了。”井天笑道,“大家都没吃饭,就等着你来跟你一起吃呢。”

    “我请你们,工作先放下,走。”

    十几个剧组的核心人物一起去了。

    大家边吃饭边聊,方尔蓝拘谨的不得了。

    “尔蓝拍的如何?”

    “很出色。”井天夸奖,“你选的人不错,很努力。”

    安小柠拍拍方尔蓝的肩膀,“继续加油。”

    “我会的,小柠姐。”

    “来,我敬大家一杯,谢谢大家为这部剧的付出。”安小柠起身,郑重的举杯。

    大家也跟着站了起来,和她碰杯,均一饮而尽。

    方尔蓝多喝了几杯,等到头有些晕,她点到为止,坐在那里,听他们说话,不吃菜也不再喝酒。

    尽管如此,等结束的时候,身子就已经打晃了。

    酒绝对是她的大忌,酒量不行。

    井水刚扶住她,小悦就有眼色的接住了,扶着方尔蓝回房间休息。

    稍微开了暖气,小悦给她端了杯水放在桌上,盖上被子,就熄灯回屋了。

    方尔蓝躺在那里,并没有睡着。

    她也很奇怪,以前她要是多喝几杯,保准就睡,可现在,她没有睡意,从吻戏结束后,她满脑子都在想那个感觉。

    是的,她就是这么没出息,第一次接吻,很回味。

    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起来站在阳台上趴在栏杆上吹吹冷风。

    转身的时候,没想到隔壁的阳台上也站了一道身影。

    “晏歌前辈。”她侧过身喊了一声,“怎么还没睡呀?”

    “你不也没睡。”

    “我哪能跟你比啊,你向来管理时间比我自律。”

    “睡不着过来给我按摩,你今天这项任务还没实行呢。”

    方尔蓝不看他,趴在那里,充耳不闻。

    “没听到?”

    “从今天起,我不再给你按肩按摩了。”

    晏歌挑眉,“想说话不算话?”

    方尔蓝冲他一笑,“对啊,我就是说话不算话了,你打我呀。”

    说完转身回了屋,留下晏歌一人风中凌乱。

    晏歌第一次见识言而无信还这么嚣张的人,一口气卡在喉头处上不来下不去。

    他直接来到方尔蓝的房门口,一把捂住猫眼,按了门铃。

    “谁呀?”

    “我。”

    方尔蓝将门打开,“真的是要来打我吗?”

    他一言不发直接进去了,将门使劲关上,发出一声响。

    方尔蓝冲他的背影喊道,“这是我的房间,我要睡觉了,你干什么?”

    他径自趴在她的床上,“不给我按摩我就不走了。”

    方尔蓝白了他一眼,“你有病吧?你这么有钱,雇个专门按摩的不好吗?”

    “不想花钱,就想用你这免费的,毕竟这是我们当初说好的,你单方面毁约,让我很不满!”

    方尔蓝上前,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满又怎样?”

    “你是真的打算要跟我闹翻吗?”

    “哎哟嘿,不给你按摩就是闹翻呀?不好意思,今天上午,从你说我不是你的朋友开始,我们就翻了,出去。”

    “方尔蓝,我没想到你是这样不知感恩的女人,当初要不是我,你早就被那个男人拖走了,答应给我按摩一直到剧组结束,还言而无信,你按摩跟我有没有把你当朋友有半毛钱的关系吗?还是,你很在意,我到底有没有把你当朋友看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