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第928章 :为你千万遍(290)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26497542.html
文章摘要:928.第928章 :为你千万遍(290),消防车厉兵秣马丝棉,傻小子除狼得虎神医。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大家看到突然冒出这么一位候选人的时候,均是一头懵。

    虽说他是拓跋锐的弟弟,可网上能找到关于他的资料和信息少之又少,广大人民群众只扒出以前很早的旧新闻,只说她因为一个女人年纪轻轻就带发出家了。

    仅凭这一点,就无缘无故的惹来女性百姓们的一阵热捧。

    大家都在讨论,都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安小柠以前并不怎么看网友们的评论的,这一次她看了后,主动让新闻上刊登了一篇稿子。

    名称是:拓跋硕的至爱曝光,正是安小柠的亲生母亲!

    内容简述的意思,无非是说他们年轻的时候非常相爱,但遭到了拓跋硕父母的阻拦,为了破坏他们的爱情,秘密的将施轻舟指给了拓跋锐,这才有了安小柠,好景不长,嫉妒心强想要嫁给拓跋锐的施小玉将施轻舟给关押在密室里,长达三十年,以为至爱死了的拓跋硕带发修行,一直到再见至爱才算圆满。

    这段新闻的有真话有假话,新闻上不可能出现兄弟俩争一个女人,并且拓跋锐还强占施轻舟这些内幕。

    不这么说,怎么解释安小柠是拓跋锐孩子的事实?

    新闻被争相转发,成为了全国茶前饭后谈论的焦点。

    不过短短一个多星期。

    S国的天都变了。

    可无论如何,这则消息给拓跋硕加分了很多,拓跋锐也看到了这则内容,他打心眼里是满意这个新闻的。

    没有将那些无法公开的丑闻说出来。

    给了他颜面。

    大选一般进行的时间是两个月的时间,在结果出来之前,暂且由拓跋锐代理国事。

    ——

    施轻舟的父亲在此期间企图在媒体上揭露一些真相,不过没人敢报道。

    他的那些声音被淹没了。

    他也许料到了,无论拓跋锐还是拓跋硕谁上任,那他都不能继续为所欲为了。

    毕竟施小玉已经和拓跋锐离婚了。

    拓跋硕和施轻舟回了A市,安小柠则留在了秋御台内,进出自由,没人敢拦她半分。

    每个人的态度似乎都转变了,对她恭恭敬敬,连称呼都变了,直接称呼了殿下。

    她也有被人称殿下的这一天。

    她着实没想到。

    如果不是自己及时逆袭,那今日她和她的母亲父亲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殿下,夫人早产了。”下人进来通报,“现在在产房进行剖腹产。”

    “走,过去看看。”

    她到了秋御台内的医院里,医生告诉她,林诗诗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又对她破口大骂。

    “知道了,吩咐下去,这个消息先不要走露出去,封锁了。”

    “是。”

    孩子才七个多月,剖腹出来后就紧急送入了保温箱,经过检查,孩子有先天性脑瘫,肺部没有发育全,还有其它的问题。

    但尽管如此,安小柠还是让医生好好医治。

    她嘱咐好这些去了病房内。

    此时,林诗诗的半麻醉还未消退,她脖子以上的地方能活动,其它的位置因为麻醉均不能动弹半分。

    看见她,眯着眼睛的林诗诗眼睛里迸发了恨意,“安小柠,你不得好死!”

    她上前,俯视着挣扎万分的林诗诗,“我只是把你们对我做的重新反弹给了你们罢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们做了就是天经地义,我做了就得不得好死?诗诗啊,你进秋御台的时候还是个单纯的小姑娘,那时候我还是你的干姐姐,我从未想过要真的对你们林家如何,是你们先对我下毒手的,可不能怨我。”

    “你少在这假惺惺了,你到底对孤城做了什么你心里有数!”

    她但笑不语,“不要激动了,你肚子上的伤口刚缝合,一激动,血往外流的更多了,不为别人想想,也得为你早产的儿子想想,不是吗?”

    林诗诗想起儿子,不免泪流两行,“你是不是也想杀害我的儿子?”

    “不会,孩子是无辜的,我不会对他下手的,只不过,他是个脑瘫,我会帮你全力救治的,至于以后能活多久,全靠他自己的造化了。”

    “什么?!”

    林诗诗差点背过气去,整个人处于崩溃的状态。

    躺在床上不由得大哭起来,哭的嗓子都嘶哑了,哭的眼泪也流干了。

    她的人生本该站在最高处,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

    安小柠自始至终面对她的这副模样都无动于衷,她不会对企图妄想杀害她的人心慈手软。

    她不出手,别人就会对她出手,总有一方要赢的,为什么不是她呢?不是吗?

    今天这个处境,是她从来都没有设想过的。

    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没想过,没想过……

    她也在自保,这场博弈中,只不过她是赢家罢了。

    “安小柠,我要杀了你,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我要让你碎尸万段,我要把你挫骨扬灰!”

    “只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过几日,你因为难产去世的消息就会公诸于世。”

    林诗诗嘴唇轻颤,发不出一个音节来,她的情绪激动到极点,看着安小柠,呼吸变得格外急促,仿佛快要窒息。

    原本就因为剖腹产失血过多体虚,眼下脸上苍白的更加透明了。

    “能不能将我的孩子给我抱来让我看一眼?”说这话的时候,林诗诗没看她,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窗外。

    安小柠答应了,“好。”

    她命人将保温箱的孩子抱来给她看一眼,很快,孩子就抱来了,这么小五官还看不出像谁,但脸型明显的像林诗诗,孩子正在熟睡。

    她的身子还不能动,麻醉此时渐渐褪去,刀口传来一阵阵收缩的疼痛。

    “让我跟我的孩子单独相处两分钟,我想跟他说说话,虽然他根本听不懂听不到,可以吗?”

    安小柠没说话,林诗诗抬眼看向她,“我求你了,就两分钟。”

    她和护士一起出去。

    之所以答应这个请求,只不过因为自己也是身为母亲。

    可是万万没想到,安小柠有些后悔给了她这个单独相处的机会,等她再进去的时候,林诗诗的手还掐在孩子的脖子上没有拿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