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3.第1043章 :意乱情迷(103)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27351313.html
文章摘要:1043.第1043章 :意乱情迷(103),计穷虑尽斗士笃学不倦,平步青云马浡牛溲女权主义。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郁采薇干笑,“晏歌……”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以后不要来我这儿了。”他将另一支冰棍搁在桌子上,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郁采薇是高傲的,见他这么说,也不再自讨没趣,但介于方尔蓝在这儿,她这么走,有点没面子。

    身处娱乐圈之久,为人处世说话的技巧她倒是也多少会很多,尽管如此,她还是笑盈盈的说,“行了,方小姐也不是什么外人,没必要在她面前也对我如此,我先回去了。”

    说话间她起身往外走。

    当门关上的时候,方尔蓝问,“她的意思是你和她其实俩人独处的时候不是我看到的那样?”

    “你这脑子思考能力不行啊,你没听出来她故意这么说的?”

    方尔蓝回道,“是是是,我脑子思考能力不行,听不出来她话里有话。”

    晏歌瞧着她有几分怒气,笑道,“还生气了?”

    “没有。”方尔蓝咬了一口冰棍,懒散的说,“你们俩独处跟不独处的状态是不是一样关我何事?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我何必操心。”

    晏歌眯眼,“那你想不想操心,想不想关你的事儿?”

    这话变相的就在说,你想不想做我的女朋友?

    方尔蓝不是傻子,她也听的出来。

    她有些怔愣,“你这话让人听着怪容易误会的,你的意思跟我想的意思是同一个答案吗?”

    “可能也许大概是同一个答案,你觉得我在说什么?”

    “我觉得你在问我要不要做你的女朋友。”

    这话脱口而出之后,方尔蓝的耳朵都烧起来了,只觉得手没地方放,更不敢看他的眼睛。

    就在她这般心如鹿撞阶段之际,晏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起身去阳台接电话。

    方尔蓝深呼吸一口气,相比较一分钟之前的感觉,此时显然更好了一些。

    望着窗外阳台上的身影,方尔蓝稍稍镇定,不像刚才那样紧张了。

    晏歌皱着眉,不知道在跟谁打电话,等他进来的时候,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慵懒正色,“我爸摔伤了,我现在要去医院。”

    “那你赶快去看看……”她赶紧起来,没说要跟他一起去,毕竟如此更会坐实绯闻。

    回到自己的家里,她还在想刚在在对门的话。

    他是那个意思么?

    他是不是也喜欢着自己?

    她并不敢确定。

    剩下的时间里,她一直都在想这件事。

    很想给他发条短信问清楚。

    但又有自己的自尊心,短信始终是有些发不出去。

    方尔蓝一个人闷在家里想了一下午。

    最后她决定不知道结果也罢,不知道就没有想法,不知道就没有奢望,不知道就不用担心还有个危险分子萧沉央。

    想通了也就不纠结了。

    ——

    看着眼前巍峨的大山,靳倾言瞥向一旁的男人,“这是什么地方?”

    “我以前居住的地方,名叫蜿蜒山,虽然有点远,但这可是个绝妙的地方,没人能轻易找得到。”萧沉央声音少了点冷清,多了点柔和,“走吧,我带你上去。”

    说着,靳倾言只觉得自的身子被他一提,自然而然的就跃了起来,朝着上空快速的冲去。

    他睁大眼睛望着脚下刚才还踏着的土地此时越来越远,说不震撼是假的。

    萧沉央看着他震惊的模样,不免笑了起来,“以前你可是比我厉害多了,现如今,还得求助于我,真是风水轮流转,此一时彼一时啊。”

    “闭嘴。”

    俩字一出,萧沉央倒是不再说别的,直接将他带到了临近山顶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洞口,洞口不是很大,可容纳两三人同时进入,但里面格外的敞亮。

    “除了你带我上来的这种方式,还有别的路可以上来么?”

    “当然没有,我是个喜欢清静的人,这座山周围人烟稀少,很难瞧得见人,尽管如此,还是预防有人找到这里,毁了我的清净之地。”

    “你倒是会寻地方。”身处这里,一点不觉得炎热,反而有些冷飕飕的。

    原以为洞里面不怎么样,可一踏进去,靳倾言就觉得自己低估这里了。

    里面像一个小豪宅一样,地方虽然并不是很大,但是除了电的设备之外,其它应有尽有。

    “没电的世界,你不觉得枯燥无趣么?”

    “习惯就好。”

    靳倾言的视线落在一箱子蜡烛上面,“买手电筒不是更方便?”

    “习惯是个很难改掉的东西,在这里我还是习惯用蜡烛,你先坐在这里等着。”

    萧沉央说着独自走到一处紧闭的石门前停下。

    巧妙的开关被他按开,沉重的石门发出轰隆一声响,他一人进去,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又出来了。

    手上端着一个杯子,杯子里是鲜红的液体。

    径自走到他面前,将杯子递给了他。

    靳倾言只觉得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接住杯子的时候,胃里有点不舒服。

    “把它喝了。”萧沉央出声,“你还可以再考虑一下,喝了就再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慎重。”

    “我不会为我所做的任何决定后悔。”说完,他一咬牙,将杯子送到自己的唇边,在萧沉央的注视下,一口气将杯中的血液全部送入了自己的口中。

    浓郁的味道令人难忍。

    紧握着拳头将想要呕吐的冲动生生的给咽下。

    萧沉央给他端来一杯干净的水,“漱漱口。”

    靳倾言一连漱了好几遍,仍觉得自己的嘴里血腥味极重。

    正当他还想再漱一遍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上下被一股冷意袭击,侵入了自己的四肢,闯入了心脏。

    心口处一阵剧痛袭来,靳倾言的脸色当即就变了。

    萧沉央蹲下身看着他,“会很难受的,你躺下一会儿。”

    他听从的顺着所坐的地方躺下,身子颤抖了起来,因为难忍疼意,他不停的闷哼出声。

    两手因为紧抓着两旁,手背上显现出青筋来。

    持续了一会儿后,他整个人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话都说不出来。

    萧沉央怕他挺不过去,对他说了一句,“想想你最爱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