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8.第1158章 :想留住你(36)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28761015.html
文章摘要:1158.第1158章 :想留住你(36),花儿小熊在线推己及物,史学界现金流不当人子。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章节内容开始-->    “好剑。”

    安小柠仔细盯着他手里的剑问,“有没有名字?”

    “水渊。”他将剑放入剑鞘内,放到一旁。

    靳倾言拿过桌上的酒瓶,缓缓倒入酒杯当中,连倒了三杯,举起杯说,“我和小柠一起敬你一杯。”

    萧沉央注视着他,“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当然不会。”

    三个杯子碰撞在一起,纷纷一饮而尽。

    “你说了要对我说我想知道的答案,现在可以说了吧?”安小柠一只手托着下巴问。

    靳倾言伸出手指向对面的男人,“让他回答你,为什么七月十五那个日子对付西候嘉平很重要。”

    “七月十五鬼门大开,阴气大盛,只要他跟我们在一座城市,距离不是特别的远,我一般察觉他的气息能容易的找到他,还有,在清明节中元节以及十月一这三大鬼节当中,任何一日,我们的身体都会处于贫乏的状态,我们联合将他置于死地是妥妥的。”

    “贫乏的状态是什么意思?”她抓住要点又问。

    “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萧沉央没打算回答,把皮球又踢给了靳倾言,“如果你实在是想知道,就问你男人。”

    安小柠扭头看向靳倾言,“贫乏的状态到底是什么意思?”

    靳倾言看她非要知道的样子,侧过身将她搂过来,低头在她耳边说,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肌肤上,“等会吃了饭上楼全部告诉你,现在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好么?”

    安小柠抬头,看着他含情脉脉的眼神,两人对视了几秒,看他的唇要落下来,她有些不好意思,推搡了他一把,“干什么呀,有人在。”

    他松开她,继续端正坐好。

    “你们俩人有良心吗?”萧沉央不紧不慢的继续倒酒,瞟了对面一眼,“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真想劈死你们两个。”

    靳倾言一条胳膊抵在自己的腿上,手则托着自己的下巴,“那给你介绍个对象如何?”

    “花锦吗?”

    “想得美。”

    “那你说个锤子。”他懒懒的说,“吃饭。”

    靳倾言知道萧沉央对安小柠毫无兴趣,“真是为你着急,对自己喜欢的女人看的见吃不着,想想就遭罪。”

    “早晚是我的,何必着急。”他胸有成竹的说,“我要养的够美味了,才开始下手。”

    “你够狠……”

    “过奖。”

    ——

    给靳亦珩抹了药,躺在他们身边安抚着他们,当两个孩子一五一十的将被掳走的经历全部告诉安小柠的时候,安小柠的心一直在揪着。

    “妈咪,那头狼死的太可惜了。”

    “是太可惜了……”她叹了一声,“应该是头母狼吧,看你们年纪小,对它没有威胁,所以没有伤害你们,你们两个真是妈咪的好宝贝,亦珩,妈咪很骄傲有你这么懂事的儿子,你承担了作为一个大哥哥的责任,还有宴儿用草药救了小西,也很棒。”

    “妈咪,我的门牙松动了。”他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牙齿。

    安小柠用手轻轻碰了碰,“这是要换牙了,不要动它,让它自己掉下来,每个人在四岁到十二岁之间都会换牙的,很正常的,好了,宝贝们,快睡吧。”

    “妈妈,灯能不能不关,宴儿还是害怕。”

    “好,开一盏小灯不关,睡吧,妈妈回屋了。”

    “妈妈,晚安。”

    “好的,儿子,晚安。”

    安小柠轻轻地将门给关上回到主卧室。

    靳倾言扶着拐杖从洗手间出来,明显已经洗漱过了。

    她坐在化妆台前卸妆,又洗漱了一番才爬到床上躺在他身侧。“我已经在洗耳恭听了。”

    “一直没告诉你一些事,但现在我不打算隐瞒了,我不想跟你之间再有任何隐瞒了,我们说好要坦诚以待的。”

    他的话让安小柠心里一凝,因为她的确有事情瞒他,比如,她知道他双重人格的事儿。

    “那你把你隐瞒的事儿全部都告诉我,我也把我隐瞒你的事儿统统都告诉你。”

    “你隐瞒我什么事了?”他的眼眸忽明忽暗,迫切的想知道。

    “你先告诉我,我再告诉你。”

    他点头,将所有她不知道的事情统统都告诉了她,末了加了一句,“今儿沉央说贫乏的状态意思其实就是指在在鬼节的时候像我们这样的人身子处于阴虚的状态,这时的功力跟平日里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是他最弱的时候,当然沉央跟我也是一样,但再怎么一样我们也是两个人,他是一个人单打独斗,被我们找到,怎么打得过我们俩人?尽管如此,依然纠缠了好长时间才把他完全制服。”

    “那平日里……你还需要经常喝血么……”

    “不需要。”他转头问她,“你有什么隐瞒我的,快说。”

    “你双重人格的事……”

    他身子一僵,“你全都知道了?”

    “嗯,我早就知道了,从你在M国犯病,我就知道了,是我让世辛瞒着你的,我也告诉萧沉央了。”

    “我一直以为你不知道……”

    “我跟Henry做了赌注。”

    他不解,“什么赌注?”

    “如果他爱上我了,他自动消失,如果他没爱上我,我离开你。”

    “多久?”

    “然而根据他出现的几率并不是太多,所以没有说时间是多久。”

    听完,靳倾言笑了,笑的张扬,笑的没有一丝保留,“你肯定赢。”

    安小柠翻身半趴在他身上,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你都这么说了,所以,彻底治愈是有希望的。”

    他骨节分明的大手不自觉的伸进了她的睡衣内,看出他的意图,安小柠将他的手给拿出来,然后自个儿站了起来。

    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脱/了个精光。

    随后跪坐在他身旁,手伸向他的睡裤,直接褪到了膝盖处。

    他未说话,看着她持续将他黑色的内裤也给褪下,闭上眼主动捕捉到他的嘴唇。

    口腔里还弥漫着属于牙膏的残留的味道,男性清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安小柠身子不停的向前紧贴着他,酥麻的感觉令她发出愉悦的嘤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