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2.第1192章 :想留住你(70)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29021761.html
文章摘要:1192.第1192章 :想留住你(70),媒体广告老泪纵横一字兼金,乳白予齿去角献宝。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章节内容开始-->    “现在这不重要。”他沉声回答,“对于前尘往事,我并不希望影响你现在对生活的判断,你懂我的意思吗?我纵对你有心,但我并不希望你心不甘情不愿的在我身边待着,这样你不高兴,我也不高兴,这一点我已经想开了。”

    方尔蓝看着他如此一本正经的说着,说了一句,“你要是早有这种觉悟,一开始就不应该打扰我,你都惹到我了,现在才说这些话,不觉得晚了吗?”

    “怎么会晚?什么时候都不晚。”他认真的告诉她,“你不是快要和晏歌结婚了么,我不会纠缠你不放的。”

    方尔蓝再听这话,竟觉得心里难受至极。

    她眼眶微红望着萧沉央,一把抱住他,嚎啕大哭。

    ……

    晏歌十一点半赶回来,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却在房间里没找到方尔蓝。

    他以为方尔蓝离开了,就给方尔蓝打电话。

    “尔蓝,你在哪儿?我在房间里没看见你。”

    方尔蓝握着手机,嘴唇动了动,“我出去走了走,马上就回去。”

    “好。”

    挂了电话,方尔蓝对萧沉央说道,“等下我回酒店。”

    见萧沉央没说话,她赫然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他的声音。

    “我这几日都在这里。”

    方尔蓝转头看了他一眼,一步一步的回到和晏歌订的房间。

    房间里亮着灯,象征着有人在。

    她直接进去,一眼看见晏歌在低头看手机。

    “这么晚了,你去哪儿了?”

    晏歌站起来朝着她走来,察觉她的异样,“眼睛怎么这么红,哭了?你换衣服了?”

    方尔蓝牵强笑了一下,“衣服湿了,借的,晏歌,我们回酒店吧。”

    晏歌问道,“都这么晚了……在着休息一晚,明日再回吧?”

    “不了,我现在就要回酒店。”声音不大,却十分有力,表明她的心境。

    晏歌见她坚持,点头答应了,今晚可谓是玩也没玩好。

    一起上了车,方尔蓝系上安全带,“你刚走后,阿姨给我打电话了。”

    “我妈?”晏歌打着方向盘调头,“她给你说什么了?”

    “她觉得我家风和作风都不好,让我跟你分手。”她用一句话概括,“晏歌,你会因为你父母的强烈反对,跟我分手吗?”

    “我会说服他们的。”晏歌定晴的看着她,“我妈对你有误会,她说的你别放在心上。”

    “如果你说服不了呢?”她再度问,“如果你妈死活不答应我们在一起,你会怎么办?”

    “你怎么了?她再怎么说也不会不顾儿子的幸福的,再说了,我是个成熟的成年人,相信我会处理好这个事情的。”晏歌猜疑,“难道你是因为她的话哭了吗?”

    “不是因为她,是因为我自己。”方尔蓝看着他,“晏歌,你爱我吗?”

    “不爱你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

    “有多爱?”

    “这个要怎么说?”晏歌思来想去,“想跟你结婚,想跟你一起养育后代,想跟你这辈子都在一起。”

    “如果我死了,你会再婚吗?”

    “……”晏歌觉得她怪怪的,“胡说什么,你怎么会死?”

    “我问你呢,如果我死了,没有给你生孩子,你会再婚吗?”方尔蓝其实已经猜出了答案来,“你家就你一个儿子,你会的吧?”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不想骗她。

    “你说,这个实际上有没有这样的男人,老婆没有生孩子就死了,他也是家里一根男独苗,终身没再娶的。”

    “我觉得也许世界上有这样的人,但在现代来说,太少太少,几率小到什么程度,百万人也难有一个吧。”

    “也是,毕竟有些男人因为老婆不会生就直接离婚了,怎么可能在老婆死了都不再娶呢,与其说是为了传宗接代,不如说是不是太深爱。”

    “……”

    晏歌不知道怎么说,“可是你不觉得一个人若是早死了,让另外一个伴侣终生都孤独终老很自私吗?人死了,活着的人还要活着。”

    “爱情本就是自私的。”

    “我们换个话题聊。”晏歌不想继续讨论这个在他看来没什么意义的话题。

    方尔蓝却不说话了,她的内心犹如惊涛骇浪般。

    晏歌见她这么静默,就主动说,“别想一些有的没的,你不会早死,也不会生不出孩子。”

    “你怎么知道?”

    晏歌突然刹住车,想到今晚她的种种反常,又说因为自己哭,认真的看着她,“你是不是得……什么病了?”

    “……”这句话给方尔蓝问懵了,“没有。”

    晏歌松了口气,继续开车。

    这一路,晏歌永远不知道方尔蓝在想什么。

    她回到酒店房间,拧开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重重的将瓶子放下,给安小柠打了电话。

    这个点了,安小柠都已经睡了,又被她的电话惊醒。

    “啊……尔蓝啊,这个点打电话有什么要紧事么?”安小柠靠在床头睁着惺忪的眼睛询问,都这个点了,肯定有什么事。

    “小柠姐,我今天被晏歌带到了B市市郊的一处观景宅,我明明没去过那里,却觉得很熟悉,像是曾经来过不少次一样,在里面的小湖边碰见了萧沉央和一个女孩,萧沉央说那里是他的地盘。”方尔蓝说到这里,没给安小柠插/话的机会,又继续说,“晏歌的母亲以头晕之名将他喊回了酒店,他妈妈又给我打电话了,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我觉得心烦意乱就出去走走,恰巧那时候下雨了,买了把伞去了观景台,没想到……”

    安小柠越听越清醒了,“没想到什么?”

    “有很多画面在我脑海里浮现,都是关于南窗和萧沉央的……”她接着说,“我去找了萧沉央,间接的得到了确切的消息,那具由你从国外带回来的千年古尸,那具被萧沉央带去火葬场火化和我一起洒了骨灰的尸体,是我的前世……小柠姐,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对。”安小柠看她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也不打算做什么隐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