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3章 :想留住你(91)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29176553.html
文章摘要:第1213章 :想留住你(91),下颔掌信通叶黄杨,白龙鱼服寸步难行淫朋狎友。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方尔蓝从听到她的声音那一刻起,情绪就一下子上涨了起来,见她又不承认,索性直截了当的质问,“为什么要杀我?别否认,我手里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就是你指示的,我们从小一起玩的那么好,没想到你失踪十几年后再跟你联系居然是因为你要杀我,我跟你无冤无仇的,汝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是要我把你跟杀我的人之间的录音拿给你听吗?”方尔蓝将泪憋回去,“算了,你再不承认也无法更改什么了,证据我会交到警方手里的。”

    她刚想挂电话,那边急切的说,“我们见一面,有些话我想当面对你说。”

    “好,那你来吧,我在……”方尔蓝将手机一把用手捂住询问萧沉央,“这是哪一家医院?”

    “这里是第二人民医院VIP病房803号。”

    方尔蓝将他的话复述了一遍,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挂电话的那一刻,方尔蓝眼睛泛红,她实在是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究竟是为什么。

    “给我准备干净的衣服。”

    “一大早小悦就给送来了。”萧沉央拿来,伸出手要给她解病号服的纽扣,虽然俩人发生了不止一次亲密的关系,但方尔蓝还是不习惯他给自己换衣服,白暂的脸上泛起一层红光,“我自己来就好。”

    萧沉央未停手上的动作,“全身上下哪一点没见过,说说看。”

    方尔蓝说不上来,似乎,还真没有……

    她的两条胳膊被他搭在自己的脖子上,半搂着她将上衣给她脱掉,保持着十分轻微的动作,全程竟没有丝毫牵扯到她的伤口,大红色的上衣让她的脸色看起来好看了几分。

    “小悦有没有……把我的化妆包拿来……”

    “她倒是没想起来,不过……”他埋在她脖子里,唇瓣摩擦着她滑腻嫩白的肌肤,“我想起来了,就让她给拿来了。”

    “我要化妆。”方尔蓝继续说,“等下有人来,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不化妆的模样。”

    萧沉央松开她,伸手将她额前的刘海拨到一边,“好,那咱们先洗脸,来,先靠着。”

    方尔蓝靠在枕头上,半坐在那里,看着他去洗手间接好温水拿着毛巾出来,给她洗脸擦手,方尔蓝心里暖暖的,心情回缓了许多。

    “我是第几个你给擦手擦脸的对象?”

    “第二个。”

    “第一个是男人还是女人?”她追问。

    “女人。”萧沉央将牙刷递给她。

    方尔蓝接过,“女人?谁呀?”

    看她脸色严肃了几分,他莫名觉得有些好笑,“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方尔蓝想着刚才他那么轻柔的给另外一个女人擦脸擦手,心里竟有些酸酸的,她把牙刷往嘴里一塞,含糊不清的问,“是在认识我之前爱过的女人么?”

    萧沉央含笑看着她,“是我母亲。”

    她窘,佯怒瞪他一眼,“不早说。”

    “她临终前的时候,是我陪伴着的她。”母亲的事情他能不提就不提,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前世的母亲给南窗带来的是什么,“所以有过那么一次。”

    她快速的刷着牙,从她手里接过茶杯漱漱口吐进洗手盆里,最后擦了擦嘴,才问,“你妈在我死后多久去世的?”

    他回复,“九年后因病去世,临终前,她真心的知道自己错了,说最对不起你,如果你能一直好好的活着,我不可能到她死才回去见她最后一面。”

    方尔蓝望着他,嘴唇动了动,“你真的在她快去世的时候才肯见她?”

    “嗯,幸好,今生你不用再面临这样的苦恼了,这样的事情以后永远都不会再发生了。”

    他的嘴唇碰过她的额头。

    方尔蓝抬起脸,朝他脸上欢快的亲了他一口,“快把盆子和牙刷杯子拿走。”

    ……

    因为路上严重堵车,方汝真抵达医院的时候,方尔蓝都吃过早餐了。

    她推开门进来,随手关上门,手里捧着鲜花。

    当目光落在里面男人的身上时候,方汝真的脚步明显的一顿,眼睛里露出惊艳到的神采,很快便恢复了震惊。

    十几年没见,方尔蓝望着进来的女人,视线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未曾转移,直至她很自然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淡定自若的说道,“尔蓝,别来无恙。”

    从知道是她要杀害自己的那一刻起,方尔蓝对她满腔的情绪已经燃起,儿时朝夕一起的那份独特的感情也跟着化为灰烬,她二话没说直接将录音放给方汝真听。

    “为什么要那么做?”

    “尔蓝,我没有要杀你的理由,有人模拟了我的声音要陷害我。”

    “别人为什么要害你?”方尔蓝嘴角一扯,“就算别人要害你,为何不去杀别人,偏偏要杀……和你没有过节的我?这似乎更难说的通吧?更何况,你我这么多年没见面了,又有谁知道你跟我是认识的?不要强词夺理了,这个理由你不自己说,我只好让警方的人来审问你了,相信他们比我更专业。”

    “只要听了我的理由,是不是就不会追究了?”方汝真认真的看着她,“你告诉我,是不是?”

    “我要知道理由是不是真的足够让我不再追究。”方尔蓝不是圣母,她这个时候竟觉得,能让方汝真对一个十几年没见过的发小动手,事情应该很不小。

    “你还记得我妈没了的那天吗?”

    “记得。”

    “如果不是你去喊的我爸,我妈就不会死!”她咬牙切齿的说,“我到现在才知道是你去喊的!你害死了我妈,毁了我的家!”

    方尔蓝这才想起来,八九岁的自己刚回到家,就被从县里回来的母亲给喊住,让她马上去方汝真家里去喊她爸爸来家里一趟。

    她就去喊了,之后方汝真的父亲来了家里,本来心平气和的来的,离开的时候却是义愤填膺怒火滔天。

    “你怎么知道是我去喊的?”

    “七月十五我回村里给我妈烧纸,村里的李军见到我给我说的,他爸妈一直不让他说,但他觉得应该告诉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