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6章 只要你(94)

作者:安小柠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56573/30772480.html
文章摘要:第1396章 只要你(94),嘟嘟哝哝林则徐朴实,超重型三八节三吐三握。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不会的。”她想好了。“裴逸,我有办法不会刺激到你妈的,你这种做法固然是为了顺从你母亲的心愿,希望她能走好,但你不觉得对我很不公平么,对孩子也不公平,你母亲到死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生的,你这种欺上瞒下的行为真的好么?裴逸,我希望你给我这么一个机会,也许你没法说服你的母亲,兴许我的办法会有用。”

    “你的办法?你会有什么好办法?”

    净初认真的望着他,“你能否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试试。”

    裴逸思量再三,决定给她一次机会。

    他最终点了头,“但前提是不能刺激她……”

    净初明白。

    她又要坐起身,再次被他摁下,“我还没开始,你就要起来?”

    “开始什么……”

    他挑眉,“你马上就会知道。”

    净初被他压在身下的时候,她推开了他,并且郑重其事的告诉他,“等你离婚了再来碰我,没离婚前不要碰我。”

    裴逸倒是没再继续,爽快的答应了。

    他让秦果准备了几套连衣裙连带着高跟鞋化妆品等女人用的穿的,秦果还不知净初在这儿,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准备这些。

    直至净初穿着她买的衣服鞋子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她才明白了裴逸的用意。

    她站在那里,两眼发怔,盯着眼前的净初,说不出话来。

    记得上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虽穿的十分普通,但已经挡不住她的惊艳,现在这么好好打扮了一下,简直让人挪不开视线。

    秦果认为裴逸是个颜控,之前第一次把安小柠弄来没杀也是大概是因为安小柠长的漂亮,如今还对这个女人没死心,也是因为这个女人长的太漂亮。

    没敢跟净初说上话,因为裴逸几乎同一时间跟她一起从房间里出来的。

    裴逸带她去拜访母亲的时候提前给那边的保姆打电话,得知田甜不在也就放下一些心来,若有田甜在,他觉得无论净初说什么,自己的母亲都听不进去。

    车子停在门口,净初对他言道,“你十分钟后再进去。”

    裴逸还是有些担心母亲见了她受刺激,再次嘱咐,“你说话要格外注意,我妈已经病的很严重了。”

    净初点点头,说了句,“我会掌握说话的分寸的。”

    说完就下了车。

    裴母早晨吃了饭后又昏睡,净初进来的时候,她刚昏睡醒来。

    看见她进来,裴母的眼睛徒然发亮,保姆因为被裴逸打了招呼,所以在外间没进来。

    “夫人你好。”

    “你是……怎么……知道这儿的?谁让你来的?我两年前说的话你都忘记了是不是?”

    “净初没忘。”她坐在床边柔声细语的说,“净初这次来有几句话想要对夫人说,夫人可否听我说完?”

    “你想说什么,说了赶快走。”裴母摆出一副不耐烦她的样子来。

    “夫人,你跟裴先生相依为命多年不容易,他是你的儿子考虑你的病情又顾念孝顺你从不对说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一切都只为顺着你,为你着想,夫人只顾自己畅快,可否真正替自己的儿子设身处地的想过?”

    不等裴母说话,她又说,“净初从小没有父母,我是被我母亲抛弃的,她拿了钱就把我卖了,所以从小到大,我也从未体会过有母亲疼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净初还是觉得,不是所有的母亲都跟我的母亲一样,绝大多数母亲还是很伟大的,她们总是考虑自己的孩子感受,自己的孩子过的开不开心快不快乐健不健康才是她们最大的心愿,而不是用自己的标准去给自己的孩子强行干涉,夫人,你只看到你活着的时候裴先生和田小姐是夫妻关系,你有想过你去世后吗?”

    裴母嘴唇动了动,“这些就不劳费你费心了。”

    净初又说,“我是你孙子的亲生母亲,我如何不费心?”

    “什……什么?”裴母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净初直言不讳的告诉了她,“两年前你逼裴先生和田小姐结婚的时候,裴先生就没打算跟她长久,采取了我的卵子植入了田小姐的子/宫内,你不知,田小姐自然也不知,这是鉴定报告,因为昨晚我也才知道这个真相,所以跟裴先生特地去做的鉴定。”

    她把报告拿给了裴母看。

    裴母半靠在那里,伸出手颤颤巍巍的看完整个鉴定结果。

    看完后,她痛心的不行。

    净初把鉴定报告收回,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继而说道,“夫人也看到了,因为夫人你的横加干涉,你的儿子为了顺你的心意,和自己不喜欢的女人结婚,还要如此费事的偷偷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取了我的卵子植入他名义上太太的身体内,这一切都是为了你,而你真的替他想过吗?夫人也不想想,这样的婚姻能维持多久呢,夫人身体不好活着就算强行让他们维持,但夫人去了呢……”

    裴母眼睛带着一层迷雾,没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

    “我今天来告诉夫人,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我想好好照顾我的儿子,这两年我坐了两年的冤狱,也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现在我知道了,心里很难受,我不能置他于不顾,孩子还这么小,他就算现在不知道谁是他的亲生妈妈,但早晚会知道的,裴先生根本没想过要告诉你这些真相,因为他是你的儿子,你是他相依为命的妈,他想让你最后的这段日子走的安心,走的没有遗憾,更不想惹你生气,你儿子一直都在顾着你,夫人又是怎么做的呢?不想让他开心,不想让他幸福,硬是塞给他一个他不喜欢的妻子,这就是你们母子之间的区别。”

    裴母眼角缓缓淌下一行清泪,再看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她问,“你跟我儿是怎么认识的?”

    净初回,“裴先生去S国散心的时候,救了我两次命。”

    这个裴母倒是不知道,裴逸从未对她说过这个,还以为这个女人只是他在这边找的女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