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756:心中不安

作者:美越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69895/23923088.html
文章摘要:第756章 756:心中不安,进帐凝固剂叽咕,焚毁船坚炮利艺术。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最快更新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第756章 756:心中不安

    小王子一大早起来,就不理顾若熙。

    明天,就是妈咪和那个男人的婚礼了。

    妈咪居然一点都不难过,还笑得那么开心,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妈咪笑得这么开心过了,便更加生气。

    “嫁给那个男人,你就这么开心!”

    顾若熙抿嘴一笑,拉着小王子的小手,温柔地蹲在小王子面前,轻声说,“儿子,相信妈咪,妈咪会让你开心的。”

    “你和爸爸分开,我就不开心!我不要后爹!”小王子一把抽回自己的手。

    顾若熙依旧笑着,好心情怎么都不能被小王子破坏。

    她抬头看了一眼房门方向,时间还早,小菊还没来喊开饭。

    “儿子,手机呢?我们给爸爸打电话好吧。”顾若熙悄然一笑,透着点神秘,小王子瞬时双眸一亮。

    “妈咪?”

    “嘘,妈咪在想办法,不许说出去哦。”

    小王子的大眼睛更加明亮,小嘴也弯起笑容来,“妈咪不打算结婚了?”

    “妈咪和爸爸说好了,先送你离开这里,妈咪也走。”顾若熙将小王子拥入怀中,“一定要相信妈咪和爸爸。”

    小王子重重点头,“妈咪,我们给爸爸打电话。”

    小王子赶紧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却怎么都拨不过去电话,“妈咪,手机好像不好用了。”

    “不会啊。”顾若熙拿过来一看,手机竟然没有信号。

    顾若熙诧异,赶紧关机再开机,居然还是没有信号。

    “妈咪,手机是不是坏了?”

    顾若熙脸上的笑容渐渐沉落,心中忽然勇气一股不好的预感。“儿子,什么都不要说出去,也不要对任何人说任何话。”

    “妈咪?”

    “千万记住,不管别人怎么试探你,妈咪刚才跟你说的决定,都不要泄漏出去。还有你的手机,也不要将手机不好用的事说出去。”

    小王子虽然不太明白,但还是很慎重地点下头。

    顾若熙拉着小王子的小手,恢复脸上淡淡的笑容,出门去餐厅吃早餐。

    席老和席初云已经坐在餐桌上,小关关也下了楼,宋晴洛也睡眼惺忪地下来,依旧坐在席老身侧的座位上,依旧如往常一样帮席老将牛奶倒好。

    “席爸爸,早安。”

    “早安小晴。”

    “未来嫂子早安。”宋晴洛忽然笑着看向顾若熙,声音有些上挑,带着点挑衅的味道。

    顾若熙浅浅一笑,“早安。”

    “好像睡得不错,气色看上去很好。”席初云温柔地言语,总是那么的暖人心坎。

    顾若熙坐在席初云身侧,笑着说,“好不错,明天就是婚礼了,我要养好精神嘛。”

    席初云琥珀色的眸子泛起一抹柔光,唇边的笑容也渐渐浓郁。

    小王子一直没有说话,安静地吃早餐。

    整个氛围还算融洽,谁都没有说什么,风平浪静的反而让人觉得心底惴惴。

    顾若熙抬起眼角,看了一眼对面的宋晴洛,真不知道宋晴洛昨天晚上回来,有没有告状,或者又多说了什么。

    总觉得今天的气氛不太对,但顾若熙也只能保持沉默。

    小关关吃完饭,又缠着小王子带他去玩,小王子冷着脸,态度依旧是那么的不和善,小关关就拉住小王子的手,稚声喊着。

    “哥哥,哥哥,我们去找姐姐玩,去找姐姐玩。”

    顾若熙侧头看向已经起身的席初云,“那个小女孩,还没送回去?”

    席初云迟疑一下,席老先开口了,放下手里的报纸,喝了一口牛奶。

    “家里人还没来接。”

    “好几天了,还没来接?他们家人不担心自己的孩子?”顾若熙脱口道。

    “没有父母不担心自己的孩子,但若主动选择和自己的孩子分开,便是另有苦衷。”

    顾若熙的心口猛地一颤,不知道父亲说这话,是不是意有所指。

    “若熙,怎么了?脸色忽然有些不好。”席初云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顾若熙猛地抬头,就撞见席初云浅浅的眸子。

    “没什么!我……我去看看那个小女孩!”顾若熙起身,正好小菊端着牛奶面包要去给小女孩送去,便接过来,去了小女孩的房间。

    小女孩还是一句话不说,安静地坐在床上,手边是一个洋娃娃,她的小手指不住地拨弄洋娃娃身上漂亮的裙子。

    “吃饭了。”

    顾若熙将牛奶放在桌上,对小女孩招招手。

    小女孩抬起她美丽的碧色眼睛,水盈盈的漂亮,看到顾若熙时,倒是多了两分亲切。

    “我叫珍妮。”

    小女孩忽然开口,声音清透如出谷黄鹂。

    顾若熙惊诧了一下,这还是小女孩第一次开口说话,她笑起来,“珍妮,好好听的名字。”

    小女孩继续开口,“我爹地叫席子皓,妈咪叫塔丽。”

    顾若熙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脸色随之也白了,“你……你说什么?”

    珍妮却不再开口,大眼睛透着点期盼地看着顾若熙,一副祈求的样子。

    出来这么多天了,她已经开始有点想家,想爹地,想妈咪了。

    虽然她很讨厌那个总是争吵的家,讨厌爹地,讨厌妈咪,但还是想他们了。

    “你是席子皓和塔丽的女儿!怪不得……”怪不得一双碧色的眼睛,看着有些眼熟,那眼睛明明就和塔丽很像很像……

    顾若熙按耐不住心口的狂跳,忽然就奔出去,正好看到席初云就在客厅,不知道在和于奉天交代什么。

    顾若熙走过去,于奉天就下去了,席初云笑盈盈地看着她。

    “若熙,怎么脸色更不好了?”

    “你们已经知道珍妮是谁的孩子了,是不是?”顾若熙直接问。

    席初云依旧笑着,走过来,温柔地抚摸一下顾若熙乌黑的长发,“孩子在这里很安全。”

    “你们要用这个小孩子做什么?对付席子皓?”顾若熙还是忍不住心惊。

    “怎么会,到底是席家的孩子。”

    “但愿是,那只是一个小孩子!你也有孩子……你知道……”顾若熙有些语无伦次,“我比你更恨席子皓!恨不得他死,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席初云依旧笑着,温柔的目光,暖暖地包裹着顾若熙,“若熙,你真的好善良。”

    顾若熙总觉得席初云的话没说完,可等了半天,他只目光柔和的笑着,却已不再说下去了。

    “没什么事,我先回房间了。”

    顾若熙转身,依旧感觉得到席初云温柔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可就是觉得心口的位置阵阵发寒。

    不安地在房间里来回徘徊,窗外阳光明媚灿烂,愈加觉得自己像一只被紧紧锁在牢笼中的金丝雀。

    联系不上陆羿辰,父亲又不肯送小王子走,到底要怎么办?

    继续耗下去,到了明天婚礼的时候,就很难再脱身了!

    小王子跑进来,一把将房门关上,将跟在身后的小关关,直接隔在门外。

    “妈咪!”小王子担忧地看着顾若熙。

    “让妈咪想想。”

    “我想姥姥了,想去看望姥姥!”小王子忽然稚声喊道。

    顾若熙瞬时眼前一亮,“儿子,你好聪明,我们去看姥姥!”

    小王子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一副妈咪很笨的样子。

    顾若熙高高兴兴去找衣服,找着找着,脸上的笑容就落了下来,“儿子,我们还是去医院看望舅舅吧。明天就是婚礼,去墓地,肯定会被拒绝。”

    她都能猜到,席老肯定用“不吉利”这样的言辞,来阻止她出门。

    去见哥哥,也不见得就会答应,大概也会用她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去医院之类拒绝,但有田丁丁做理由,或许还有一点机会。

    顾若熙以担心田丁丁父女又欺负哥哥为理由,就怕婚礼前,不亲自送去请帖,田丁丁的父亲肯定觉得被怠慢,又会喝酒骂人。

    席老想了想,竟然答应了,还让于奉天和席初云陪着她一起去。

    不管怎么说,总算出来了,虽然身边有很多人跟着,顾若熙还是看了一线希望。

    康寿医院,到底是陆羿辰的地方。

    刚刚到了医院的19楼,顾若熙就看到不少人在苏雅的病房进进出出,都是忙碌的医护人员。

    席初云的眉心隐隐皱了一下。

    于奉天很会察言观色,就抓住了一个小护士问,发生了什么事。

    “病人情况危急,正在强力抢救。”

    顾若熙的眉心也皱了起来,苏雅的情况不是已经好转了吗?怎么会忽然病危?

    按理说,苏雅除了精神不太正常外,不该再有生命危险了,怎么会突发这样的情况?

    顾若熙侧头看到席初云的脸色有些沉,忽然就觉得这里面大概大有文章。

    “初云……”

    顾若熙轻轻呼唤一声。

    “没事,我们走吧。”席初云已恢复坦然的神色,轻轻一笑。

    进了哥哥的病房,田丁丁已经能下床走动了,气色看上去很好,肚子又大了一大圈。

    田占海正笑呵呵地看着田丁丁,“越看丁丁的肚子,越像个男孩。到时候,你们顾家有接户口本的,我们丁丁可是大功一件。”

    顾若熙很不喜欢听田占海说话,但也只能笑着点下头。

    顾若阳笑得很开心,搀扶田丁丁坐在床上,“若熙妹妹,医生说了,丁丁的状态恢复的很好,说她体质好,孩子现在也很好,用不了几天就能出院了,已经快五个月了。”

    顾若熙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太好了。”

    田占海有点不满意地脸色一沉,“你爸爸居然一次都没来过医院,说两方家长见一面,也找不到人!什么意思!太不将我们田家当一回事了,只有个妹妹经常来探望。都不如若熙妹夫来医院的次数多。”

    顾若熙也很吃惊,“爸爸一次都没来医院?”

    按理说,这么久了,再不想来,就是装一装,也该来医院探望一次啊,哥哥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

    走廊里忽然变得更加吵闹,还传来阵阵哭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广东36选7现场 复威夷 彩票最新走势图 首页 阿里系彩票app 三分彩官网
福建22选5开奖情况 三肖中特跑狗图 七星彩江苏快三网址 体彩排列三开奖号码 春秋彩票安全吗
篮球教学视频50集全集 2018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澳洲幸运8现场 爱乐彩 彩票账号是
28提前开奖 天津时时彩多少期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3d福彩开奖 五發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