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巫影帝国

作者:作者1107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ypsmw.com/shu/97867/46074566.html
文章摘要:第86章 巫影帝国,平底儿茶素专场招聘,敏于事慎田安然法兰克。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美食供应商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麒麟巫师最新章节!

    周六是学年里的第一场魁地奇比赛,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哈利在周五晚些时候安排了球队的作战会议,但谁都能看出,他频频走神,根本心不在焉。

    队员们忧心忡忡。其他人私底下找罗恩打听,但罗恩也很茫然。他尝试着去问哈利,可哈利根本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等到比赛时,这种担忧被证实为太过简单。别说抓住金飞贼,哈利好几次差点被游走球打中——假如吉米和迪恩没有一直注意他这边的话。中场时,金妮忍不住吼了哈利两句,然而收效不大。

    最后,格兰芬多毫无悬念地输了。大家颇有怨言,但在发现哈利对马尔福的挑衅都毫无反应的时候,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作为哈利的好友兼室友兼队员,罗恩被众人委以重任。“你到底怎么啦?”他紧紧跟着在走廊上疾走的哈利,迷惑不解,“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他把你惹生气了,是不是?”抱着书的赫敏也跟在哈利后头。“上黑魔法防御术之前,你还好好的!他到底说了什么?”

    输了球,哈利本来就心情恶劣,听到斯内普相关就更烦了。“不关他的事,”他硬邦邦地回答。

    赫敏一点也不相信。“得了吧,哈利!要我提醒你,你昨天根本没补习吗?”

    “因为取消了,行了吗?”哈利心烦意乱,“麻烦你们别再跟着我,让我一个人待着!”

    这话嗓门大得把角落里的雕像都震了一跳。罗恩和赫敏只得停下来,盯着哈利拐过走廊,而后面面相觑。“他到底怎么了?”赫敏费解地问,“他们昨天应该没说几句话呀?”

    “我还奇怪呢,哈利说不关神秘人的事?”罗恩比她还纳闷,“总不能是他把自己气成快要爆炸的河豚?”

    “难道是因为补习取消?”赫敏猜测,“开始哈利一直就不喜欢那个补习啊,他还跟安德鲁抱怨,这个补习完全是在浪费时间,而且让他更加疲惫了---说不定这正是斯内普答应给哈利补课的原因,他喜欢让哈利难受”。

    罗恩立刻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瞪着赫敏。“不是人人都和你一样好吗?”他大叫起来,“哈利的反应,要我说,真是像极了和大人吵架,就像弗雷德、珀西那样!”

    “……你说什么?!”赫敏震惊了。

    罗恩反应过来自己的指代,也吓到了。“我只是——随口一说!”他的手臂胡乱挥舞着,“一个假设而已,不要当真!”

    赫敏紧紧闭上了嘴。罗恩以为她接受了这个解释,大松口气。“我们还是去礼堂吧,”他建议,“我饿极了,早点去还能给哈利留吃的。”他停顿了下,突然又高兴起来:“我忘记提醒哈利,下周就是级长舞会了---他虽然不是级长,但是是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长!如果他能和金妮一起过上一个完美的舞会,事情说不定就解决了?”

    哈利还不知道罗恩打算先帮他告诉金妮好好准备舞会,给哈利一个惊喜。他一通乱走,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身处天文塔上。天气不算好,冷风戚戚,和他的心情没两样。

    如果不是我想的原因,为什么斯内普不直接告诉我到底是什么?

    那男人一向不坦率,这你早该知道了呀?脑海中似乎有另一个声音回答他。

    完美到底关心斯内普做什么,他既不是金妮,也不是黑魔王,更加没办法和小天狼星布莱克相比,但是哈利心里就是有一种烦躁,他似乎觉得自己和斯内普之间有一种诡异的联系---这种联系甚至超过了和黑魔王之间那种痛苦共生。

    这种情况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学期开始的时候,在魔药课上?还是什么时候?

    可是明显只有哈利意识到了这一点,斯内普,还是那样,拼了命的讽刺哈利,好像哈利难受斯内普就会快乐一样。

    不该期待斯内普会对自己会对自己说什么真话,哈利猛的摇了摇头。可他应该说!脑中另外一个声音低声咆哮。哈利愤怒地想,他不说我怎么知道呢?而且他的那些前科……

    所以他没说错:你并不相信他,他也没指望你信;这样的两人在一起是彻头彻尾的错误。既然如此,及时止损就是个明智选择。

    哈利发现他一点也不想再听到类似的话。没有对和错,也没什么及时止损,他在心里大吼,没有!

    你太冲动了,那声音冷静地评价,他也许本打算解释,但你的态度让他觉得没有必要。又或者,他就等着你挑起一个头,他就能说出他准备多时的话。

    哈利愣住,而后用力地捶了下地板。他想起来了——当时斯内普只想离开,而他确实被其中表现出的敷衍所激怒。

    所以他真的后悔了,对不对?他在心里问那个声音,生气又受伤。

    哦,我可不确定他会不会后悔,那声音巧妙地回答,你认为对错不能用在敌人上,而他极可能认为哈利只是詹姆的一个傻瓜复刻版——顺道一提,你想过斯内普成为哈利的教父是多么惊悚的事情吗?

    平心而论,哈利觉得这确实吓人;但更吓人的是,他好像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斯内普和哈利之间本身就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这就是那种危机感觉来源?

    用从没真正开始形容可能更准确,那声音无情回答。

    为什么在这时候?哈利虚弱地追问,为什么再一次?

    但这个问题的答案不需要他在脑海里臆想另一人给出,因为它明摆着——不管邓布利多说了什么,无疑都在某种程度上让斯内普重新审视他们立于危墙之上的微妙关系;

    斯内普擅长大脑封闭---他的心藏得很好,不管是汤姆·里德尔还是阿不思·邓布利多都看不到---哈利什么都做不了,他没办法证实自己的怀疑和猜测。所以当他说出口,平衡打破,无事假象下的暗流就被触发了。

    哈利不能去责怪别人,毕竟他们的矛盾一直很明显。他只想知道,接下来斯内普会做什么,而他又该怎么应对。

    想想看,脑袋里的声音继续给哈利出主意,斯内普对什么感兴趣---好像除了魔药之外,他只对黑魔法感兴趣---但是那没用。

    对了,他是斯莱特林,还是斯莱特林的院长---野心和力量!。斯内普当然喜欢!现在,事情明确了,哈利意识到,他确实没法从现在形式下得到他真正想要的东西。

    那么……斯内普为什么忽然那么想要得到力量呢---他已经在霍格沃兹干了好久,一名优秀教授,如果麦格教授表现的稍微差一点,西弗勒斯·斯内普可能接替阿不思·邓布利多,成为下一任的霍格沃兹的校长。

    可是他曾经是食死徒?天哪,现在这东西根本没什么影响,连魔法部都默许了一些不合规的事情,何况阿不思会为他作证---他反而是个英雄,为了正义,甘冒奇险,卧底在黑魔王身边的英雄。

    但是斯内普想要更进一步,他想要更大力量,不是校长的位置....

    他想要什么?......

    他就为什么离开?!他在忙什么?

    哈利猛地跳起来,脑袋撞到金属星象仪也没在意。不行,这绝对不行!

    与此同时,斯内普正坐在那座厚重的石屋中央,闭目沉思。度过一个漫长的不眠之夜,他相信该是他做出新决定的时候了。“太蠢了,太蠢了。失去莉莉还没有让蠢货明白---阿不思·邓布利多只是一个骗子,他只会说大话,最后什么都做不到。把莉莉唯一的孩子养大,就是为了让他在合适的时候去死---把一只火鸡养到圣诞节,然后把它烤熟,这算哪门子的慈悲?西弗勒斯,你太蠢了,他们都是骗子,都是不能相信,你只能靠自己,保护莉莉唯一血脉,莉莉存在世界上的唯一痕迹....”他沉吟着说,依旧闭着眼睛。

    借着蜡烛的光亮,一个女巫正在画框中阅读一本书,闻言皱眉。“你还幻想着和那个麻瓜好下去?我可怜的孩子,你知道你的悲剧是怎么来的吗?你愚蠢的爸爸和那个女孩一样,是个麻瓜.....”

    “够了,不许你说莉莉·伊万斯的坏话。”斯内普毫无感情地陈述,“不管你怎么说,都是浪费时间。”

    看着男人冷静的反应,女巫冷笑地点头。“真是我的好儿子---都是痴情的傻种---。”

    斯内普出奇的没有反驳,“邓布利多已经老了。就算我没法得到更强大的力量,没有力量,任何人都保护不了。我需要一点点时间,再过几年,也没有谁能阻止我。我已经找到一条可行的道路,提升实力,不能因为心急毁于一旦。”

    艾琳?普林斯皱眉思索着---她样子坚毅,尽管她曾经是魁地奇职业队的队长,却让人给她花了一副看书的画像---艾琳?普林斯点了点头。“这么说,你打算回到最早的那个计划?我早就劝过你,西西比,没有人值得信任,除了你手中的魔杖,口里的咒语!”

    “新魔法部部长的魔法能力不足以打破僵局,邓布利多地位尴尬,邓布利多无法插手。”斯内普肯定地道,“不是最好的选择,但也不是最坏的。”

    艾琳?普林斯又沉吟了一阵子。“可能有个小问题,”她谨慎地提出,“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你现在面对的敌人可不是一个黑魔王,还有盖勒特·格林德沃、神秘的东方巫师,他们极有可能成为你前进道路上的阻碍。”

    斯内普小幅颔首。“我想到了。他们当然永远乐于阻止我将做的事情,只要他们知道。但是只要我待在霍格沃茨---这里有足够掩护,足够的条件,就没人监督我的秘密。那意味着,如果我想要放开手脚,就得到了足够安全的区域。”

    “足够安全?你似乎太小看阿不思·邓布利多。”艾琳说道,“在我看来,任何在城堡内的异常举动,阿不思都会第一时间察觉,我建议你,最好在霍格莫德,或者禁林,甚至黑湖下,建立一个合适的实验室...”

    “有些道理,也许不止一个地方...”斯内普回答,手指戳了戳桌上摊开的地图——有几个墨水小人飞快地动了起来---活点地图?可笑的小把戏,真的以为混血王子做不出来?---“阿不思今天不在学校,麦格在她的办公室,其他几位教授各自待在该在的地方.....”

    “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完的。”艾琳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

    “当然越快越好。”斯内普一边飞快记录下教授们的习惯,一边回答说,“我必须先确保不会被凤凰社抓住破绽。”

    艾琳·斯内普啪地一下合上书。“说起凤凰社,”她略有好奇,“邓布利多知道了吗?”

    斯内普摇头。“我不认为他知道以后会高兴。这和他惯常坚持的东西背道而驰。还有,如果我在学校,邓布利多以为能通过我了解更多黑魔王的动静。”说到这里时,他冷哼一声。

    “现在黑魔王还那样相信你?”

    斯内普不在意地挥了挥手。“黑魔王虽然非常暴躁,但是他很容易伺候--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人来说,只要不触怒黑魔王,黑魔王大多数时候是无害的。”

    “无害的?”艾琳又问,北京pk10九码计划软件:语气带着一点点放松,“不要小看他,他善于操纵人心,更加善于看到破绽,你现在做的事情,太危险了”。

    一双蛇一般的燃烧的眼睛不期然出现在斯内普脑海,暴怒和残忍直接侵入了斯内普内心---一种可怕的征兆。

    “没什么,我会注意的。”斯内普睁开眼,目光下意识地落到那副油画上---艾琳·斯内普唯一留下的一副画像----语气温和,“但如果他真的足够聪明,就会知道这对他其实是最有利的。”

    “虽然我赞同你的观点,但我很怀疑他会那么想。”艾琳说,心有担忧,“你还记得上次他对卢修斯的惩罚吗?”

    危险的感觉愈发凸显。斯内普怀疑,那可能是因为画像说得对——如果黑魔王能做到理智判断得失,他就不会走到这一步。

    “没关系。”他说,从语气根本无法判断他的所思所想---大脑封闭起来,面具掩盖了一切---“不管他会有什么反应,等他知道时都已经无力回天,而邓布利多也会迫使他不再有精力关注这些事情。”

    “最好是这样。”艾琳嘀咕了一句--她当然关心眼前这个男人,她留在世间唯一血脉。

    石屋里重新陷入了寂静。斯内普又阖上眼睛,努力把他认为应该摒弃的事物赶出脑海。因为他得出的结论非常简单——获得实力,保护好莉莉·伊万斯唯一的血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